闲云雅鹤

永久buff: 更新随心
(以前的文在主博)

爱老叶爱爱爱爱到爆炸

全职杂食
叶不羞/杰西卡/韩文清
叶修中心/韩叶/王叶/叶橙
(我知道上面有一个画风不一样的...
笑点脱离群众

头像取自好方太太

【韩叶】我脑子可能有病 60(end)

全职同人总目录:闲云雅鹤小鱼篓

-----

60 结婚?结婚?(10)


“老韩!”

叶修猛地睁大眼睛从床上坐起来,呼吸急切短促,还有些惊魂未定。

韩文清正靠坐在床头,带着耳机,捧着平板看视频。

叶修突然的动作吓到了韩文清,他连忙扔了手里的平板。又见叶修一副噩梦惊醒的模样,伸手拍拍他的背问道:“做噩梦了?”

叶修转过脸来,看韩文清好好地坐在床上,身前的被子上扔着平板,正直直瞧着他,乌黑透亮的双瞳倒映着自己。

“呼——没事。做了个奇怪的梦。”叶修吐出一口气,扬起唇角,“早上好啊!”

“早。”韩文清见他没事,回应了招呼,一边重新靠回床头,捧起平板,一边随口问道,“什么梦?”

叶修转转眼珠,“梦到你……”

韩文清抬眼看他。

“梦到你……”叶修喘大气,“得了精神病哈哈哈——”

他笑趴到韩文清身上,差点砸到韩文清面前的平板。韩文清眼疾手快举起平板,才让叶修免受砸头之苦。

梦到我得了精神病?

韩文清挑起一边眉毛,轻敲着叶修的额头道:“你才像得了精神病。”

叶修笑够了,在被子上支起脖子,探头去看韩文清手里的平板,“大早上看什么呢?”

韩文清把平板的屏幕转给他看。

“以前的视频和照片。”

“昨晚上不是看过一遍吗?”叶修纳闷道。难道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因为昨晚上正在看过去的记录,所以他才会做了一晚上的梦?

“没看完,又翻出来一些。”韩文清把新找出来的给叶修看。

“哦?我看看。”叶修接过了平板。

他快速地浏览了一下,“唉,这蹦极的视频还留着呢!”他兴致勃勃地点开了视频。

大清早,两人就这么看起了自己过去的故事。

“啧啧啧,老韩同志,你还说自己不是亲吻狂魔?”叶修指着视频里在空中亲来亲去的两人说。

韩文清面无表情地一点手指,把视频拖回了某个时间点,道:“你先开始的。”

叶修大爆手速,手指在视频多个位置一一点过,“可是加起来还是你亲的次数比较多。”

“论总时长,不如你。”韩文清胸有成竹。

叶修哑口无言,半晌才说出话来,“你居然还数了时间……老韩同志,你赢了。”

视频放完,韩文清继续往后翻。

翻着翻着,叶修又叫:“等等等等,刚才那张是什么?”

前一张照片被揪了回来。

“大漠孤烟所有,闲人莫近。”叶修读着照片上那只一叶之秋冰雕上刻的字,惊讶地感慨道,“老韩同志,你以前好幼稚啊!”

我幼稚?

男朋友也太没有自知之明了!

韩文清手指又一晃,再上一张照片被放了出来。

他点着照片上的“一叶之秋所有,邪灵退散,诸事无忧。”一行字,无声地反驳叶修。

“一定都是你带坏了我。”叶修恬不知耻道。

韩文清冲他翻了个白眼。

“继续继续。还有多少?等一会儿看不完了。”叶修催促他。

韩文清又往后翻,两人走马观花似的把照片视频都看了个遍。

叶修眼尖地看到了第五赛季全明星时两人一起玩双人花样溜冰的视频,“咦?这哪儿来的?”

“后来找联盟要的。”韩文清说。

“那这个呢?谁拍的?”叶修又指着两人做糖瓜时瞎捣乱的视频问。

“当白哥。”

叶修恍然大悟,“想起来了!难怪当时被性德姐骂了!我说她坐在客厅里怎么看到我俩呢!”

“啧,你这个抛投姿势很标准啊!”叶修看得津津有味。

视频照片都看完了,韩文请把平板放回床头柜上,“起床。”

叶修坐起来,懒洋洋伸个腰,“你先去。”

韩文清走到衣柜前拿衣服,头也不回道:“洗过了。”

“诶?”叶修只好爬出被子,晃悠悠朝卫生间走。

他在卫生间里磨磨蹭蹭,刷个牙都花了老半天。

韩文清等了半天,忍无可忍道:“快点。等一下排不上队了。”

叶修正刷牙呢,满嘴泡沫,根本无法回应韩文清。他唔唔唔地喊了几声,也不知道韩文清听没听懂,干脆扔下电动牙刷,跑到外面拿手机点开叶秋的微信聊天框给他看。

韩文清低头看聊天记录。叶修趁他不注意,凑上去在他脸颊上狠狠亲了一下,把自己满嘴的泡沫留了大半在韩文清脸上。

韩文清脸黑了,又不能伸手抹,顶着半张脸的白泡沫吼他,“回去刷你的牙!”

“嘿嘿嘿。”叶修一溜烟跑了。

韩文清拿纸巾擦了脸,继续看微信。

叶秋:“找了人帮你们排队,半夜就去了!保证是第一个【/棒】”

韩文清:“……”


两人吃了早餐,便出发了。

到了地方,时间还早,距离工作人员上班还有一会儿。韩文清和叶修一路走来,就见队伍从里面取号机器一路往外延伸,弯弯绕绕,像一条玩到末尾吃多了的贪吃蛇。队伍里男女老少,应有尽有。叶修看到了几个白发苍苍的老爷爷,也有携手而来,打扮得得体又帅气的老奶奶。

“我去,这么多人。”叶修目瞪口呆,“这,平时完全看不出来啊。”

韩文清也打量了一下队伍,在家里还对找人帮忙排队十分无语的他,现在只剩下庆幸了。

队伍旁时不时有几个人凑上去跟队伍里的人搭话,叶修走到旁边时还顺便听了一耳朵。

“先生,9号,买吗?”

“9号?有没有1号啊?”

“1号您别想了,被人抢走啦。那家伙,半夜就来排队了。”

“不是1号没意义,我们老实排队吧。”

“嘿,您这排到了连99号都没有了!”

“99号,听起来比你这个9号更吉利一点啊。”

叶修无语。这刚实施第一天,连黄牛都来凑热闹吗?

两人并肩走进了办公大厅。

有个瘦高个儿朝他们跑过来,“韩先生,叶先生是吧?”

韩文清点点头。

“嘿嘿,您两位的号,拿好嘞。”瘦高个儿把自己取到的号递给韩文清。双方交完了货,叶修就见那个瘦高个儿嗖一下溜出了大厅,也往长长的队伍那边凑,可能也是推销其他号去了。

韩文清去领了张表来,两人趴在桌子上把表填上,又把自己带来的证件资料一一对好,整理齐了,等工作人员上班叫号。

因正值元旦,办公的窗口就开了一个。

不多时,那窗口被打开了,电子屏上显示出“请1号到A窗口”的字样。

韩文清叶修在大厅诸人的注视下上前。

办理很快就结束了,韩文清缴了费,工作人员让他们到旁边的窗口等待。

虽然事情很简单,但完成了这一项,叶修还是松了一口气。他和韩文清相视一笑,施施然叼起了一支烟糖,靠在窗口等着。

几分钟后,两人心满意足地走出了办公大厅。

叶秋的车停在办公大厅不远处,自己则站在车边朝大厅张望。

叶修韩文清走近他,叶秋一眼瞥到了两人手里的小红本。

叶修伸出一只手,指着韩文清对叶秋说了一句话。

“重新认识一下,这是我先生韩文清。”


2020年8月25日,七夕,17岁的韩文清与16岁的叶修,在h市嘉世网吧一见钟情。

2033年8月1日,七夕,30岁的韩文清与29岁的叶修,于荣耀乐园举行婚礼。

2048年3月,历经几十年的提案、审核、修改,同性婚姻被通过,新婚姻法成立。

2049年1月1日,新婚姻法正式实施。

2049年1月1日,元旦,上午8点09分,46岁的韩文清与45岁的叶修,领到b市第一对同性结婚证。


-《晓梦·我脑子可能有病》完-


-------

#最后一个小剧场#

老叶:重新认识一下,这是我先生韩文清。

老韩:我先生,叶修。

叶秋:(摔车门!特么谁还没结婚证了吗?!我15年前就拿到了啊!为什么还会被秀一脸!不服!!!)


-------

完结得很突兀,我喜欢这种戛然而止(顶起了锅盖


这文呢,每一个部分的章节名都是一个选择题,正确答案是选择后一项。从第一章的“欢送?庆功?”开始,全都是这样。只有最后一部分,用了完全一样的两个选项“结婚?结婚?”,意思就是……他们两个只能选结婚!只能结婚!没有别的了!快去结婚!

呃咳,就是这样,所以既没有回到第四赛季无限循环,也没有回到原来的时间线(因为本来就没有穿越嘛_(:з」∠)_)

希望大家可以认识我:我,要么安安静静走正常的路,要么走不一样的路。大家都能想到的那些套路,我是不喜欢用的_(:з」∠)_

全文时间线各种跳跃,因为本来就是老叶在做梦嘛!

完结了才把真正的文名放出来:《晓梦》。

姊妹篇《庄生》(我男朋友脑子可能有病),有思路,大纲累积中,之后有机会的话再找个空闲的时间开吧!^_^

番外有荣耀乐园婚礼,让我歇几天,圣诞放假期间写完了统一放出来吧。

(话说中间开过一次有奖竞猜,中奖的小天使想好要什么番外了吗?)

有过两次镜头的萌韩药,会写一个一发完《萌韩药测试报告》,等番外写完了再写这个。


我文笔很差,逻辑也不咋地,承蒙大家不弃,每天早上跟我say hi,非常感谢每一位来阅读,来点红心,点蓝手,来评论的小天使!有缘再见^_^






评论(40)
热度(149)

© 闲云雅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