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云雅鹤

永久buff: 更新随心
(以前的文在主博)

爱老叶爱爱爱爱到爆炸

全职杂食
叶不羞/杰西卡/韩文清
叶修中心/韩叶/王叶/叶橙
(我知道上面有一个画风不一样的...
笑点脱离群众

头像取自好方太太

【韩叶】我脑子可能有病 59

全职同人总目录:闲云雅鹤小鱼篓

---

59 结婚?结婚?(9)


我特么吓哭了丈母娘?!

韩文清恍惚得眼神都有些发飘。

他仿佛听见了自己脖颈处发出咔咔响,僵着脖子转过脸来看叶修,无声地问他怎么回事。

叶修也是一脸懵逼。知道老太太爱掉泪珠子,但不知道她掉得这么突然啊?

叶父和叶秋一左一右安抚着老太太,老太太又是哭又是笑的。

“没事没事。我就是开心。我……我就是觉得文清真是个好孩子,我们修儿没找错人。我这一开始紧张呀!你说韩文清这个人,光看照片儿多让人害怕!一想到修儿找了个男人,还是这么个男人,我真是怕啊!可我呢,我连修儿现在爱吃什么爱穿什么都不知道……如果这人真要不好,我有什么立场阻止他们……可你现在看看,多好的孩子啊。又懂事又体贴,还不嫌弃修儿。”老太太倒豆子似的说了一堆。

原来不是吓哭的!

韩文清听得又是高兴又是不好意思,只好板着脸,故作镇定地点头表示自己一定会照顾好叶修的。

这就算是通过了吧?韩文清心想。

却听叶修不乐意道:“什么叫不嫌弃我,我还没嫌弃他呢。”

韩文清手伸过去在叶修腰上轻轻一拍,又贴着他的腰捏了一下。叶修朝他哼了一声。

老太太擦擦眼泪,对老头道:“你看这小两口。”

老头板着脸教训他们:“长辈面前,什么样子!”

叶秋学舌道:“就是!什么样子!”照顾一下在场唯一的单身狗可以吗?!

老太太眼泪擦干了,在小辈儿们面前,尤其是在韩文清面前,颇有些不好意思。她站起来,嘱咐大家继续吃,自己则跑去洗脸。

这顿饭后面吃得平平静静安安稳稳,韩文清吊着的一颗心也放下来了。之后几天更是表现得越发自如起来。

这次来b市见家长,韩文清在叶家颇呆了一些时日。但他也不能在这里久留,他也是职业生涯末年了,霸图俱乐部要做的事还有一堆呢!

这日晚饭后,趁着天儿好,一家人坐在天台的摇椅上吹夜风,一边闲聊。

说是闲聊,其实主要是老太太在八卦韩叶的过去。

什么你俩怎么认识的啊?哎呀,游戏里打架认识的啊?老太太似懂非懂。

怎么就看对眼儿了呢?哦哦,看他挺顺眼就一直一起玩?那到底是先看顺眼了还是一起玩久了就看顺眼了呢?

老太太这一八卦,还颇有些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问得叶修韩文清都臊得慌。

还有什么谈多久了啊?哦,谈了十几年了啊!真不容易啊,都是好孩子。

又揪着韩文清问他家里的情况。叶修添油加醋地把性德姐当白哥的典故说了一通,又分享了一些自己在韩家过年时发生的趣事,听得老太太合不拢嘴。

“好好,家里气氛很好。你父母也都是很好相处的人呐。”老太太这下是真放心了。

韩文清点点头,“是。家里对我们也没什么要求,很好满足。”

如此这般说着话,韩叶两家的情况也都交代得差不多了。

“文清现在还没退役吧?”老太太问。

韩文清正剥桔子,闻言连忙抬头,“是,还能再打几年。”

“也老大不小了呢。”老太太又说。这话她这几天也不知道说几次了。

韩文清琢磨着,丈母娘这是想让自己赶紧退役?

叶修却是秒懂老太太的想法。

自己回家也没呆上几天呢,老太太给叶秋张罗的哪家哪家留学归来的千金啊谁谁谁家的小姐出落得多美多温柔啊,这些他每天都能听上一耳朵。

叶修拍拍老太太的手,把韩文清剥好的橘子塞过去,“妈,吃橘子。”

老太太摇摇手,又把橘子递给了韩文清,“你们吃你们吃,妈不吃。妈就是想啊……”

“哎哟您可别想了。这有什么好想的。”叶修打断她。

老头不高兴了,“怎么跟你妈说话的!没大没小。”

韩文清看向叶修。

叶修凑到他耳边小声道:“催婚。”

“咳咳咳。”韩文请被橘子呛住了,连咳了一阵。

“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小心。”老太太连忙凑过去,见韩文清很快不咳了才放心。

她现在看韩文清是越看越觉得好,真恨不能赶紧把两人的名分都定下来。韩文清年纪也到了,她是生怕韩文清什么时候遇见个真命天女,和叶修掰了。

老太太也不兜圈子了,直问道:“你们后面是什么打算啊?”

叶秋一听,哎这不是两年前自己见韩文清时问的问题吗?

连忙也是竖起耳朵。

韩文清知道了老太太的意思,也不瞒着她,握着叶修的手道:“之后找个机会结婚吧!”

老太太连连点头,“好好好。你家里……都同意吧?”

韩文清难得带着笑意,伸手揉揉叶修的头发,道:“家里等了有几年了。”

叶修想起每次韩母发红包都要说的那句“什么时候你改口了,我就省了这份钱了”,也是嘿嘿一笑。

老太太这个开心呀!

“那具体有计划没有?”

叶修道:“哪儿有什么计划,还没来得及排呢。”

老太太说:“咱们这儿呢,暂时还不能登记,不过酒席婚礼可以办起来热闹热闹。你看什么时候咱们两家坐一起商量商量,把这个日子啊、地点啊排一排……”她这一打算,发现要做的事还真不少!

叶修哭笑不得道:“妈,这都还没影儿呢!”

老太太斥责道:“说什么孩子话。怎么没影儿啊,你俩也都快三十了……今年这眼瞅着剩下四分之一,也没多少日子了。”

“又不是今年就办……”

“什么?不是今年?!”老太太吃惊。

叶修理所当然道:“当然不是了。”

老头听了半天了,总算是插上话,“那你们计划是什么时候?”

“至少等他退役吧!”叶修说。

老太太又看向韩文清。她也不是要逼韩文清尽快退役,这一连串误会,却显得自己急着要韩文清退役来结婚似的,觉得十分不好意思。

“文清是怎么想的?”她问。

韩文清见老太太的样子,也知老太太没有逼迫他的意思,忙道:“想再打一两个赛季。”

“好好,那也有时间多做些准备。”老太太点点头。

韩文清第一次见岳父岳母,进度如同坐飞机,直接飞跃到了结婚上。等他要回q市时,两家家长都已经联系上了。老太太和老头也没再缠着小辈们说话,整日拿着手机和韩父韩母煲粥。

韩文清来时,准备了一大堆礼物;他走时,又带走了一大堆东西。

叶父叶母给韩父韩母准备的砚台苏绣,老太太拿手的江南小吃,还有家里培育的花卉盆栽,总之是载了一车来又载了一车走。

叶秋开车,兄弟俩一起送韩文清到机场。

到了机场,叶秋索性也没去当灯泡,帮着韩文清把行李托运之后,就自觉地暂时闪人了。

叶修韩文清站在安检口,两人也没说些别的。这十几年来,异地一直是两人的主流。

他们只是默默站在一处,等着时间缓缓过去。

“该进去了吧?”叶修看看时间。

“嗯。”

“一路平安。”叶修说。

“一路平安。”韩文清也说,“等我退役。”

叶修看着他,“等你退役。*”


2033年夏季,十一赛季结束。

韩文清率领霸图战队,拿到职业生涯中第二个总冠军后,在这个夏休期,宣布退役。

他是荣耀职业联盟中最老的一位选手,也是联盟有史以来在赛场上坚持了最久的选手。在刚刚过去的十一赛季,被媒体称为“最后的初代”。

如今,“最后的初代”也退役了。霸图战队与他一同退役的,还有五进总决赛,终于拿到了冠军的张佳乐。至此,整个联盟中最有资历的人,成了微草战队的台柱王杰希。三期四期选手的状态问题开始成为媒体津津乐道的议题之一。

韩文清作为霸图战队十一年的队长,建队立功的元老,他的退役欢送会是俱乐部有史以来档次最高的。

还是霸图御用的酒店包厢,但不论是宴席价位还是红酒品格,老板都选择了顶级的。

宴席上觥筹交错,大家都对韩文清十分不舍。一个个排着队来给韩文清敬酒,连欢送会的另一个主角张佳乐都来凑热闹,和韩文清碰了好几杯。

几轮交流敬酒过后,大家都放开了喝,放开了吃。整个包厢闹哄哄的,像个菜市场。霸图老板已经喝多了,抱着韩文清哭得伤心欲绝。

“文清啊,怎么就要走了呢?怎么就去b市了呢!退役了也可以继续留在霸图啊!我……呃,”老板口齿不清地说着,打了个嗝,“我可以给你股份,给你奖金。你说,你要多少股份?都给你,统统都给你。”

韩文清头疼地揉着额,老板说了什么也全没听见。接连的酒精下肚,直把他喝得头晕眼花。

趁自己现在还控制得住,韩文清借口去卫生间洗脸,推了好几个人的酒。

他晕乎乎地站起来,往包厢的卫生间走去。


-----

*原文原句



写得我心情复杂……



评论(29)
热度(84)

© 闲云雅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