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云雅鹤

永久buff: 更新随心
(以前的文在主博)

爱老叶爱爱爱爱到爆炸

全职杂食
叶不羞/杰西卡/韩文清
叶修中心/韩叶/王叶/叶橙
(我知道上面有一个画风不一样的...
笑点脱离群众

头像取自好方太太

【韩叶】我脑子可能有病 58

全职同人总目录:闲云雅鹤小鱼篓

----

58 结婚?结婚?(8)


韩文清和叶修在玄关飞快换完了鞋子。两人重新提起礼物,叶秋帮忙,三人各自提着好几袋子东西进了客厅。

第一眼就看到了端坐在沙发上的叶父叶母,庄严肃穆,脸上带着不失礼貌的微笑。韩文清心下一紧,绷紧了脸,僵硬地打招呼道:“叔叔阿姨好。我是韩文清。”

我艸!!!

为什么说得和小学生去同学家玩一样!

韩文清说完后心里很崩溃。

叶修随手把提着的东西放在沙发旁,一抬头简直要笑喷了。

“咳咳咳,爸,妈,你们这是……搞什么呢?”是想重新拍结婚照吗?

叶修咳嗽两声,强忍着笑问家里老头老太太。然而,正儿八经穿着新衣服、规规矩矩坐在沙发上的叶父叶母并没有理会他。

叶修看向叶秋,叶秋冲他耸肩,对他做口型:“太紧张。”

“嗯。小韩是吧,不要拘束,当自己家就行。”叶父严肃地开口道。

韩文清点点头。

老太太指着沙发,温柔地说:“怎么还带了这么多东西,来坐下歇歇。晚饭还有一会儿,我们先聊聊天儿吧。”

“没什么东西。只是一点特产,给您两位尝个鲜。”

韩文清说着,把手里的东西放下,顺便把叶修随手丢的那几个袋子也规整规整,暂时先把它们都摆在沙发旁的小角落里,看起来倒是不乱了。他和叶修两个坐到沙发上,正好和叶父叶母坐成了一个直角。叶秋也瞅了个空坐下。

茶几上还摆着准备好的水果零食,叶修是毫不客气地拿了就吃,还给韩文清也拿了个苹果。

韩文清尴尬地接过了苹果,嘴上道谢,内心却在咆哮:现在是啃苹果的时候吗?!当着岳父岳母的面第一件事吃苹果???我男朋友是对面派来的间谍吗?

他不知道要开口说什么好,只好沉默着。可是叶父叶母也没开口,客厅里除了叶修咔吧咔吧吃东西的声音,再没有别的了。叶秋看看这边,看看那边,不知道自己父母在玩什么花样。

太尴尬了。韩文清想,要不还是做点什么吧……

他想着,一只手不自觉地就搂到叶修腰后边儿去了,眼睛也不知道看哪儿好,更不能盯着叶父叶母不放,于是低垂下眼,专心致志地看叶修土拨鼠似的啃苹果。

老太太见到这一幕,偷偷跟老头子示意,满意地眨眨眼。

叶修这好好吃着东西呢,突然感觉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自己身上,茫然地抬起头来,下意识先看了看韩文清。

“不吃吗?”他见韩文清盯着他,又看韩文清拿着苹果没吃,顺口就问了出来。

“要不然吃这个?”韩文清还没说话,叶修又把自己手里啃了一半的苹果递到他嘴边。其实就是做顺手了,平时两人分吃一个苹果梨甚至小个圣女果都是有的。又是在家里,叶修太放松了。

韩文清这边也是顺嘴得很,叶修递过来啃得乱七八糟的苹果,就在他嘴边,他是一张嘴就咬了一口。

“嘎嘣。”咬下去那一刻苹果发出清脆一声响。

韩文清再一次僵住了。

什么鬼?!

怎么就咬了一口苹果?!

叶修果然是对面派来的奸细吗!

咬都咬了,又不能再吐出去。韩文清面上一片镇定冷峻,心里却是含泪把这口苹果咽下去了。

老太太这时才软软地开口道:“小韩今年多大了?”

“29了。”韩文清连忙答道。

“哦,比我们修儿大一岁。”老太太说。

韩文清点点头。

“那也老大不小了啊。”老太太意有所指。

韩文清愣愣道:“是啊。”

一旁看戏的叶秋嘴角一抽,赶紧也拿个苹果啃着,免得自己笑场。

韩文清脑子里突然一根弦儿动了一下,趁自己还有理智赶紧开口说:“叔叔阿姨喊我文清就行。”

叶父道:“嗯。不错,名字取得很好。”

“谢谢叔叔。”韩文清脊背挺得老直,看起来倒是不卑不亢人模人样的。

“家里是干什么的呢?”老太太又问。

“父亲平时写写字,母亲爱做手工艺。”韩文清咳嗽一声,“闲的时候,带小区里的老姐妹们跳跳舞。”

“还有个姐姐,是PUMC神经科学中心的研究员。”

“对对对。当白哥字写得好,画也画得不错。这次特地花了一个月给咱家画了一幅呢!”叶修终于想起来给自己男朋友加分了,跑过去把礼物掏出来。

他把韩父画的那副九州山水拿出来,是一个长长的卷轴。

叶父还挺感兴趣的,给面子地说:“打开瞧瞧。”

叶修嘿嘿笑:“您肯定喜欢。”就是照着您老人家的喜好画的啊!

韩文清站起来,和叶修一起把卷轴展开。

一片连绵的九州水墨风光渐渐展露出来,有巍峨的高山,也有潺潺的流水,有北方的粗犷大气,又有南方的柔美小意。

“好!好画!字也好!”叶父果然喜欢,“挂到我书房里去。”

老太太也喜欢这画,连连点头。

叶修朝韩文清递过去一个得意的眼神。

韩文清心里自然也高兴。

这幅画严格说起来,算是投叶父所好,专为拿下叶父准备的。老太太心里自然是门儿清,此时不免就对比起自己来。这老头子都有礼物了,自己总不能被漏了吧?

这么想着,她眼睛就不自觉又往堆礼物的角落里看过去。

韩文清反应极快,老太太眼睛一动,他这边礼物也拿好了。

老太太是江南出生,性格本身就婉转温柔,喜好自然也如小桥流水,平时最爱红楼梦。所以给叶家老太太准备的,乃是一支韩母亲手打的月牙白小凤钗。

小盒子一打开,老太太果然是一眼就中意这支钗。

“哎呀!”老太太欣喜地拿起那钗,“给我戴上给我戴上。”她把头朝韩文清微微倾过来。

韩文清错愕,手足无措地把小凤钗接过来,上上下下比划了很久都没找着合适的位置。叶父在旁边给他指导,“就这儿。”

虽然紧张,但好在职业选手韩文清的手非常稳,小凤钗还是安安稳稳地插进了老太太的盘发里,和原来的那支珍珠钗手牵手肩并肩。

这一番互动下来,紧张的韩文清不怎么紧张了,紧张的叶父叶母也不怎么紧张了。

皆大欢喜。

老太太高兴了,看韩文清越来越顺眼。也不和老头商量,自作主张就把准备好的红包拿出来了!

老头又不能拦着她,只好眼睁睁看着厚厚的红包就这么飞到韩文清手里。

韩文清连忙道谢。

叶家老头转眼又不开心了。这这这儿婿光亲近老太太啊?那怎么行?

他连忙也把自己偷偷准备的红包拿出来。

老太太一瞧,好啊!这个老头子,一边说着“给什么红包!”,一边居然自己还偷偷藏了一个,瞧着比自己准备的这个还厚一点!老太太瞪了老头一眼,竟然背着她搞这种小动作!

叶秋扶额地低下头。

太可怕了。

居然给了两个红包,闹哪样啊?

韩文清也是懵逼地又拿到了一个红包,很是无措,最后灵机一动两个都塞给了叶修。

老太太眼睛一亮,又是悄悄地跟老头用眼神交流。

叶修哭笑不得道:“给我干嘛?我这儿也没地方放啊。”

这场面太奇葩了,叶秋只好出来打圆场,“是不是该吃饭了?”

“好好好,吃饭吃饭。”老太太乐呵呵的。

饭桌上,叶家倒是不太讲究的。叶父开了一瓶软饮,打算和韩文清好好喝上一顿。

他一边拿着瓶子打算给韩文清倒上,一边道:“听说你们打游戏的不喝酒,咱爷俩今天就喝这个吧!”

“行。谢谢叔叔,我来。”韩文清把瓶子接过来,给大家都倒上一杯。

一家人边吃边说,主要是老头和韩文清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老韩,帮忙夹点……”叶修瞅着空喊韩文清。

韩文清话也没听完,直接给他夹了两块糖醋排骨。叶修不说话了,低头啃排骨。

老太太见叶修一副吃得开心的样子,便知道韩文清夹对了东西。

她心里又是甜又是酸,甜的是韩文清懂叶修,酸的是自己却不太懂儿子。

正好叶父也停了话头,韩文清转头看看叶修的碗,又给他布了几块莲藕和其他蔬菜。老太太也来凑热闹,给叶修夹了几根菠菜。

叶修皱着脸看碗里的蔬菜,“又是菠菜。”他飞快地夹起一半菠菜,转移到韩文清碗里去。

“你帮我吃一半。”

韩文清严肃地教训叶修道:“别挑食。”他正要把菠菜吃了,却听到对面传来一声哽咽。

随后老太太就掉起了眼泪!

韩文清脸一僵,机械地看了老太太一眼。那眼泪,跟开了闸的洪水似的哗哗的。

他整个人都快斯巴达了。

怎么回事?刚不还好好的吗?怎么……说哭就哭了???

第一次来岳父岳母家吃饭,饭桌上一句话没说对把丈母娘吓哭了?!!!



----


#紧张与紧张的对对碰#

#恭喜老韩获得“吓哭丈母娘”成就#




评论(19)
热度(111)

© 闲云雅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