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云雅鹤

永久buff: 更新随心
(以前的文在主博)

爱老叶爱爱爱爱到爆炸

全职杂食
叶不羞/杰西卡/韩文清
叶修中心/韩叶/王叶/叶橙
(我知道上面有一个画风不一样的...
笑点脱离群众

头像取自好方太太

【韩叶】我脑子可能有病 57

57 结婚?结婚?(7)


叶修带着国家队在苏黎世奋斗一个月,韩文清在霸图俱乐部也为自己的未来,以及自己和叶修的未来奋斗了一个月。

世邀赛总决赛那日,曾因专注霸图而拒绝参加世邀赛的韩文清主动组织霸图战队留守的队员以及青训营里来夏令营的小孩儿们一起观看比赛直播。这一夜,哪怕因为时差的原因,国内也有许许多多的角落跨过时空,和韩文清,和苏黎世的叶修,一起关注着这场盛会。

待得叶修站上领奖台,亲自迎回首届荣耀世邀赛的总冠军奖杯时,比赛会场,甚至国内各大俱乐部、一些网吧都齐齐响起了国歌,升起了国旗。

赢了!!!

韩文清心里激动。

真的要见家长了!!!

下一秒,韩文清心里转激动为忐忑。

他失神地看着大屏幕上叶修的脸,和他捧着的奖杯,拿到的奖状和冠军戒指,一时之间心里诸多想法喷涌而出,又一一落下。

最终,只剩下“见家长”三个字来回敲打着他的脑袋。韩文清默默站起来,离开了训练室。

“赢了。”韩文清在韩家的微信群里发消息。

韩星文第一个回复:“恭喜恭喜,熬出头了。”

韩母紧随其后,“看来东西没白买!都给你整理好了,什么时候回来拿?”

韩父最干脆,直接上图。

这一个月,韩父亲自提笔画了一副写意山水,旁边还有附上一首小诗。后期装裱也在近几日完成了。

“我的也完成了。”韩父道。

“好。等定了日期就回去拿。”韩文清见一切都准备就绪,只剩自己亲赴战场,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提了一口气。

接下来,就全看自己的表现了!


国家队也没在苏黎世久留,总决赛当天晚上就开了新闻发布会,随后第二天全员回国。

由于时差的关系,韩文清却是在第三天才接到众人的飞机。

他旁边站着的,是竞技总局派来接机的工作人员。两人站在特殊通道的出口处,等着取得荣耀的十四位英雄们出来。

韩文清紧紧盯着通道,一个错眼的瞬间,就见里面吵吵嚷嚷地有许多人出来。

第一个走出来的不是叶修。

韩文清越过走在最前面的黄少天,看向后面的人群。

“哟,老韩居然来接我们的机!太感动了太感动了。”黄少天叫道。

后面走出来的人自然也都看到了,霸图的张新杰和张佳乐主动来打招呼。其他和韩文清比较熟的人也围了过来,又是嘚瑟又是问好的,一时间通道口热闹极了。接机的工作人员更是直接被挤到了最边上。

韩文清跟他们问好,又把目光投向了通道。

叶修慢腾腾地拖着自己的行李,和苏沐橙并排走出来。

“老韩!”叶修一眼看到了被大家围住的韩文清。

叶修快走几步奔过来,众人自觉地把路让开了,就连慢一拍的孙翔唐昊也被周围的人拉开了几步。

“世界冠军,恭喜!”韩文清对叶修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恭喜他又拿回了一个奖杯。而这一次,这个冠军的分量,比以往的更重,含金量更高。

叶修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同喜同喜。”他对韩文清说的第一句话,也是恭喜。恭喜他终于可以见家长了!

成功与接机的人汇合,众人闹哄哄地上了竞技总局派来的车,一路被拉到酒店安顿。

之后两天,便是走庆功宴,国内的记者招待会等等一系列死板的流程,又是一番忙活。身为领队,叶修更是忙得团团转,和国家队其他人一起住在酒店里,落地之后还没回过家。

这些说起来都没韩文清什么事,他也没去凑热闹,只自己调整了两天心态。

等全部事情都告一段落后,叶修坐在酒店房间的床上缓缓吐出一口气。

“就是今天晚上了。”叶修对韩文清说。

晚饭是两天前就定好的。越是临近这个点,韩文清心里便越发紧张起来。突出表现就是,他时不时会皱起眉,想去检查一下自己带过来的东西是不是完好无损地躺在行李箱里,但是眼神刚一瞄过去,他又会猛地警醒,克制住自己检查的冲动,活像得了强迫症似的。

韩文清仰倒在床上,叶修躺在他旁边,转头看他呆呆地望着天花板上的顶灯,问道:“还紧张呢?”

“嗯。”韩文清很诚实。

叶修拍拍他,“既然叫你去,肯定是接受你了。否则老头不会松口的。”

韩文清皱着眉没搭理他。

叶修翻个身,趴在床上,一手支着脸,对他说:“老韩同志,你这样不行啊。OOC知道吗?紧张是你该干的事吗?”

“我为什么不能紧张?”韩文清终于瞥他一眼。

谁初次见家长都会紧张的吧?!在乎,才会紧张。不紧张的那要么是心大神经粗,要么就是压根儿不在乎。

承认自己紧张完全不丢人啊!韩文清紧张地想。

叶修对空一挥拳,“你就应该一如既往,竭尽全力。吃个饭嘛,和打场比赛一样啊。”

“来吧!老韩同志,give me five!”出了一趟国,叶修现学现卖还说了英语。

他举着手掌,对韩文清示意。

好吧!

韩文清举起手与叶修对掌。

“感觉怎么样?”叶修问。

韩文清闭上眼睛,“还成。”

叶修往前爬了两步,捧着韩文清的脸揉他,“听说过暴露疗法吗?”

“……”男朋友又有什么新套路?

“你现在紧张,积累到一定程度,然后真到了真枪实弹的那一刻,就完全不紧张了。”叶修给他解释。

韩文清将信将疑地看着叶修。

叶修十分自信:“老韩同志,你就算不相信自己,也要相信我啊!哥的眼光什么时候错过?”

男朋友脸皮也是一如既往地厚。

韩文清想起叶修在领奖台上说“感谢中国队领队的英明指导”,竟然真被他逗笑了。

“噢,笑了。”

“没有。”韩文清瞬间板脸。

“几点了?”他转移话题。

叶修拿起手机看看,“哎呀,该走了。省得路上堵车迟到。”

韩文清腹部肌肉猛然一缩,整个人都从床上弹了起来,“走。”


“来了来了——”叶秋趴在窗口,远远看到一辆出租车开进来,看行驶路线,是直奔家里的小别墅来的。

老太太一听,慌了。她一边抚着自己的头发,一边紧张地问老头:“我头发怎么样?没乱吧?你再看看我的妆,花没有?哎呀!我准备的礼物呢!放哪儿了,刚还在这儿的……”

老头子心里其实也不像表现得那么轻松,但在自己老伴儿面前,他还是绷住了。“头发很好,妆也很好,礼物在沙发边上。”

老太太满意了,点点头道:“嗯……你看起来也很好。”

老头于是也满意了。还是老婆懂自己啊。哪儿像叶秋这个小子,一点眼色都没有。叫他去盯着大院儿的动静还得亲自开口。

叶秋无语地转头看看家里二老。这种对话,在这一下午已经进行过无数次了。

“哎呀!秋儿你衣服怎么皱了!快去换一套。”老太太突然叫道。

叶秋顺着老太太的视线往下看。

没问题啊,休闲又不失礼貌的常服,很得体啊!

而且……韩文清,又不是没见过,要不要这样隆重?

当初混账哥哥见家长的时候,他们家有这样兴师动众的?

老头子插话道:“来不及了,就让秋儿这样吧。”

“过来坐。”老头坐在沙发上,拍拍他旁边的位置。

“那好吧。”老太太遗憾又可惜地看叶秋一眼。仿佛他之后在韩文清心里的形象都会是个邋遢鬼了一样。

她优雅地朝沙发走过去,优雅地坐下,优雅地抹抹头发,优雅地整理一下衣服,最后又优雅地把双手交叠放好。

叶秋嘴角狠狠一抽。

真是服了家里这俩老宝贝了。

门铃响。

老太太给叶秋使眼色,“秋儿去开门。”

叶秋过去开门。

果然是叶修和韩文清两个。两人都提着好几袋子东西,叶秋一开门吓一跳,连忙接过几个来。

叶修悄悄问他:“怎么样啊?”

叶秋凑过去对二人小声道:“紧张得快成惊弓之鸟了!”

叶修险些笑出声,拿胳膊肘捅捅韩文清,“得,你的对手们比你还紧张,这下你稳赢了!”

韩文清没拿兄弟两个的话当真。他深吸一口气,正式踏进了叶家的大门。


-----


#老韩见家长#

老韩:(紧张!)

叶父叶母:(我们也紧张!)



明天晚上有聚餐,所以明天不确定能不能更上……



评论(18)
热度(108)

© 闲云雅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