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云雅鹤

永久buff: 更新随心
(以前的文在主博)

爱老叶爱爱爱爱到爆炸

全职杂食
叶不羞/杰西卡/韩文清
叶修中心/韩叶/王叶/叶橙
(我知道上面有一个画风不一样的...
笑点脱离群众

头像取自好方太太

【韩叶】我脑子可能有病 55

55 结婚?结婚?(5)


叶秋说让韩文清记得带叶修回家。

叶修说等退役了再回。

于是和叶秋的这一约定,便一直拖到了叶修退役。


时间如白驹过隙,一瞬即过。

仿佛燃烧生命的第九第十赛季,也随着时间落幕。

2032年7月9日,第十赛季总决赛,叶修率领兴欣战队取得总冠军。

2032年7月13日,兴欣新闻发布会上,陈果和苏沐橙宣布,叶修,退役。

退役之后,叶修也没在兴欣多耽误,之前总决赛结束就已经和大家闹过几天。他在新闻发布会之前两天,简单收拾了一点行李,就这么轻车简行地飞回了b市。

叶秋在机场等他。

“韩文清呢?”叶秋接到叶修之后,左右前后都瞧了瞧,没见到韩文清。

叶修没精打采地把小行李扔给自己弟弟,慢吞吞跟在叶秋后面走着。

“循序渐进,还是不要给老头子太大刺激。”叶修说。

叶秋撇撇嘴角,“亏得我在家里疯狂给你们说好话。老头子……已经不生气了。”

“是吗?那敢情好。”发现自己回家不用和老头干仗,叶修心情阳光了一些。

“但是老太太……你有的受了。”叶秋大喘气地说完了。

叶修一想到家里老太太,头也疼了起来。

“你们居然没哄好她吗?!”叶修指责道。

叶秋冲自己哥哥假惺惺地微笑道:“哄好了啊。但是你猜你到家的时候她会不会又崩溃?”

头疼。

头超疼。

叶修抚着额坐进黑色小轿车的后座里,“我要是跟她对着哭会不会有效?”

“不会。”叶秋断然道。

“哦?你试过?”

叶秋咳嗽一声,专注开车不答话。

“那还有什么办法?”面对自己无法解决的事,叶修非常陈恳地跟应该很有经验的人请教着。

叶秋道:“没办法。你就硬挺吧。”

叶修骂道:“废物!28年都白养你了!”

“你不是也28吗!”叶秋叫道。

叶修马上改口:“废物!13年都白活了!”

叶秋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你也知道是13年!要不是你这13年!”

“啧啧啧,哥替你这笨蛋扛了这13年和今天老太太的眼泪啊。”叶修一边摇头一边感慨,“有一个弟弟真是让人不省心。”

叶秋无语凝噎。

兄弟俩斗着嘴,小轿车一路开进大院儿里。

“到了。”叶秋熄了火,见后头没动静,便开口说了一句。

叶修一手倚在门上,隔着车窗看旁边的小别墅。

13年,小别墅还是这栋小别墅。

小别墅前的花花草草却已经不是曾经记忆里的那些品种了。

9年前回来时,叶修不曾注意到小道两旁的这些红红绿绿。

6年前回来时,叶修只记得自己的奖杯磕在了小道尽头的那个台阶上,伴随着一声“砰”,眼前的大门就在奖杯轱辘轱辘的滚动中关上了。

如今,他又一次回来了。

小道还是那条小道,大门也还是那扇大门。唯有小别墅两旁的墙壁留下了岁月走过的痕迹。

“下车吧。”叶秋说。

“嗯。”

这一回叶修自己提着行李,叶秋走在前面,去开门。

“爸,妈,我们回来了。”叶秋打开门,飞快换了鞋子,让出后面的叶修。

叶家的老头老太太都坐在客厅沙发上,盯着大门,翘首以盼。

叶修走进门,站在玄关处往里看,一瞬间近乡情怯,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只好默默低头换鞋。

他的拖鞋早已经备好了,和叶秋的一样大小。

他换鞋时,老头子冷哼一声,坐在沙发上不动弹。老太太却已经情不自禁站起来,快步朝玄关走过来。一边走,眼睛里一边开始聚集起泪花来。

等叶修换好鞋抬头,老太太已经泪眼朦胧,颤颤举起双手抚摸自己的大儿子。

叶修鼻头一酸,张嘴喊她:“妈,我回来了。”

老太太一边流眼泪,一边看他,嘴里喃喃道:“回来了好,回来了好。”

“在外面受苦了,”老太太心疼地摸着叶修的脸,“让妈好好看看。”

13年,从一个15岁的小孩儿,长成了一个28岁的男人。

更何况还有一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叶秋在旁对比,叶家老太太眼泪如汛期洪水泛滥,一边哽咽一边打量面前这个自己缺失了13年时光的儿子。

老太太保养得当,鬓还未霜,只眼角的细纹暴露了她的年龄。

“妈,去沙发那儿坐着说吧。”叶秋道。

叶修拿手给老太太擦眼泪,和叶秋一人一边扶着她坐回沙发上,安抚她的情绪。

好不容易老太太稳定了,叶修又看向端坐着的老头子,讷讷道:“爸。”

老头严肃地冲他点头,“回来了。”

“是。”见老头果然没生气,叶修不由放心了。他抬眼看家里老头,心头也是一颤。

离家的这十几年,父母错过他成长的同时,他也错过了父母的老去。15岁时,老头子头上还油亮的黑发,如今竟然已经半白了。

9年前老头双手挥舞的还是皮带,6年前回来时却拄起了拐杖。可究竟为什么突然拄起拐来,叶修一无所知。

“这次,不走了吧?”老头子又问。

“是,不走了。”叶修答道。

老太太又是笑又是哭,“好,好,在家里妈给你补补身子。在外面别人欺负你了是不是?”

叶修哭笑不得道:“没有,谁欺负我啊。”

老头子狠狠一拄拐杖,发出巨大一声响,责问道:“那个嘉世是怎么回事!闹出那种事,你出息呢?!”

老太太抹着泪连连点头:“以前那个嘉世俱乐部,他们是不是欺负你了?他们就是人多,欺负我儿子一个人在外面……”她说着说着,情绪上来了又是一阵泪珠子串儿似的往下掉。

“没有没有。这个,就是大家道不同不相为谋嘛!”叶修连忙又给老太太擦眼泪,“你看我后来不是挺好嘛!又拿回来一个总冠军。”叶修邀功似的凑到老太太面前。

老太太便又笑了,“对,对,我的修儿比他们都有出息。”

一家人坐在客厅里聊了会儿,老太太哭够了,擦擦眼泪站起来道:“厨房里还煲着鸡汤,我去看看。”

“那,我回房间整理整理?”叶修试探着道。

老头子颔首:“去吧。”

叶修赶紧拎起小行李溜回自己房间。

他的行李也没什么东西。最重要的账号卡留在了兴欣,身边也就是几件衣服而已,基本上是过年时韩家的家庭装,其他自己淘宝的衣服都扔兴欣没带回来。

家里床单被套自然也是都准备齐全了,就摆在床上,等着叶修铺开。房间里一尘不染,小沙发,小茶几,书桌,书架,电脑,平板,衣柜,地毯,有熟悉的,有陌生的,却全都透着一股浓浓的家的味道。

打开衣柜,常服、家居服、内衣短裤,一应俱全。叶修默默把自己带回来的几件衣服也挂进去,关上衣柜门,拍拍手开始铺床。

“咚咚——”

听到敲门声,叶修一边铺床一边转头。

“爸?”

老头子拄着拐杖走进来,“先别忙。”

“啊?”听到这话,叶修连忙直起腰,转头却又一屁股坐在了床上,腰一塌佝偻着背。

老头握着拐杖敲敲地板,气道:“站没站相,坐没坐相。”

“爸,您也坐。”叶修拍拍床。

老头挥挥手道:“不坐了。刚刚你常叔打电话过来了。”

“常叔?谁啊?”叶修一脸茫然。

老头又是拿拐杖敲地板,咚咚咚的,“你不是爱打游戏吗!常耀!竞技总局的局长!”

“噢噢噢。知道了知道了。”叶修根本不认识这个人,但为了迁就老头的心情,他还是点头装作自己知道,“什么事儿?”

“荣耀世界邀请赛,找你当领队。”老头严肃道。

“世界邀请赛?不去。我这刚退役呢,账号卡都没带回来。”叶修把双手往身后一撑,懒洋洋道。

“为国争光的事!不去也得去!”短短几句话,老头已经是第三次敲地板了。

叶修怀疑他要是不答应,地板会被敲个洞出来。

“明天你就去总局报道。”老头说完,傲娇地转头走人。

叶修挠挠头,“哦。”

老头走到门口,停了脚步,背对着叶修道:“你要是这次……也能有个冠军拿回来,就把你那个小男朋友带回来看看。”

叶修瞪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等老头走出去了,也听不到拐杖的笃笃声了,他才慢慢反应过来……

小男朋友?老韩?小男朋友?老韩?

哈哈哈哈哈哈哈。



-----


时间跳得好爽……



评论(26)
热度(98)

© 闲云雅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