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云雅鹤

永久buff: 更新随心
(以前的文在主博)

爱老叶爱爱爱爱到爆炸

全职杂食
叶不羞/杰西卡/韩文清
叶修中心/韩叶/王叶/叶橙
(我知道上面有一个画风不一样的...
笑点脱离群众

头像取自好方太太

【韩叶】我脑子可能有病 54

54 结婚?结婚?(4)


韩文清和叶修两个人轮流洗漱完,已经是七点多近八点的时候了。外面的天刚刚亮起不久,幸好小储藏室里就一个小天窗透光,倒也不妨碍他们睡觉。

韩文清让叶修先上去,叶修说自己要睡外面。

“怕你睡着睡着掉下去。”叶修道。

韩文清正要反驳他,叶修又接着道:“到时候你自己掉下去不算,还把我也带下去了,那哥岂不是亏死了?”

“随你。”叶修不肯睡里边,韩文清只好自己先爬上床。

等叶修也上来了,韩文清伸手把被子扯过来盖上。

床小,两个人只好拥挤着,侧躺着。枕头也就一个,韩文清占了大半个,又伸出胳膊充当叶修的枕头。如此,这张小床竟然也不嫌窄了。两边都还空余出一点点空间来,小心的话,可供一人翻身。

“洗漱完好像不困了。”叶修一边说,一边不自主地就想翻个身平躺下来。

韩文清连忙搂住他,免得他动作太大真掉下去了。

“闭眼,一会儿就睡着了。”

叶修在韩文清怀里闭上眼。

良久,他又唰得睁开,喃喃道:“不行,睡不着。”

“老韩同志睡着没啊?”叶修问。

韩文清没回他。

“真睡着了?”叶修抬头仔细观察韩文清。

便见韩文清眼珠滚动了一下,睫毛跟着一颤。

叶修忍笑道:“还装。”

韩文清无奈地睁开眼睛。

“既然都睡不着,来聊聊。”叶修伸出一根手指,在韩文清嘴边戳来戳去。

韩文清手一使劲儿,自己平躺下来,叶修顺着他的动作半趴到他身上,手指饶有兴致地在韩文清下巴喉结锁骨处滑来滑去。

“早上和我那笨蛋弟弟出去说什么了?”叶修问。

韩文清抓住叶修的手,“痒。”

“痒才摸你嘛。”叶修道。

黑暗里,韩文清也看不太清楚叶修的表情。但从他的语气推断,他此时表情肯定不纯洁。

“说让我带你回家。”韩文清道。

叶修叹息着把下巴搁到韩文清胸膛上,随着韩文清的呼吸起起伏伏。

“他就想我赶紧回家,他好跑出来。”叶修道。他语气平平,但韩文清硬是给他听出了“告状”的味道来。

“不想回去?”

前面唐柔问时,叶修说“忙工作”;叶秋来时,叶修说“要加班”;现在韩文清问他,他倒是说了实话。

“回去就出不来了。”

韩文清搂紧他,“那就退役了再回。”

“是啊。我也这么想,反正也没几年了。”

他转转眼珠,把话题从“回家”上岔开,突然兴奋道:“老韩同志,退役之后打算干什么啊?”

韩文清不假思索道:“结婚吧!”

“啥?!”叶修诧异地支起脑袋来,在黑暗中和韩文清对视。

韩文清道:“叶秋问我们之后有没有什么计划。”

“我们……没有吧?”叶修明知道没有,但刚刚韩文清那个“结婚”有点吓到他了,他这就又不确定起来。

“我说没有。”韩文清拍拍叶修,叶修把支起来的脑袋又重新压回韩文清胸膛上。

“但是我突然想到,其实是可以有的。”韩文清深沉地说。

“哦?”

叶修想着韩文清刚刚的话,突然福如心至,和韩文清异口同声道:“计划是退役了结婚。”

男朋友很懂嘛!

韩文清满意地捏捏叶修的耳垂。

“诶?”叶修突然又支棱起脑袋,“老韩同志,你这是跟哥求婚了吧?”

“那还不算。”韩文清否认了。

叶修眯起眼睛,伸手去抓韩文清的耳朵,“行啊,老韩同志,还学会心脏了啊?还有什么阴谋?”

“先给你一个简单的。”韩文清道。他从床上坐起来,移动到床尾,在挂着的大衣外套口袋里摸索了一下,掏出一个小盒子来。

“哦——准备得很齐全嘛!”叶修也坐起来,裹着被子坐在床的这一头。两人面对面盘坐着。被子底下脚碰脚,膝盖碰膝盖。

就在这狭窄的储藏室里,在这张简陋的小单人床上,借着天窗透下来的那一点光亮,韩文清在被子面上打开了小盒子。

盒子里面静静躺着一枚戒指。

样式么,叶修瞧着还挺眼熟的。

韩文清把戒指拿出来,叶修主动伸出手,韩文清慢腾腾给他把戒指戴上。

“大了一圈。”韩文清道。

“废话嘛,这不是你第四赛季的冠军戒指吗?”叶修忍笑道。

韩文清摸摸鼻子,“没准备,下次给你戴个新的。”

“那你可得加油了,就今年和明年两次机会了啊!”叶修把大了一圈儿的冠军戒指摘下来放回盒子里。

“等第十赛季你就没机会了。”

其实冠军戒指除了赛季的字样不同,每年都是统一样式,大小自然也没有差别,叶修自己那三个戴着也都大一圈儿。

“走着瞧。”韩文清道。

他把那小盒子拿起来,又要塞回口袋里。

“诶诶诶,不是给我了吗?”叶修叫道。

韩文清手一转,把那盒子塞进叶修的外套口袋里,又搂着叶修重新躺下。

“怎么还随身带着这玩意?”叶修问他。

韩文清一只胳膊屈起枕在自己脑袋后面,一只胳膊伸出去给叶修当枕头用,看着天花板道:“心血来潮随手就放进来了。”

叶修突然又坐起来,在自己口袋里掏了掏。

“哈!果然有,我记得是随手放这儿的。”他也掏出一个小盒子来。他朝韩文清晃晃盒子,才把那个盒子塞进韩文清衣服口袋里。

待叶修重新躺下,韩文清问他:“哪个赛季的?”

“不记得了。第三赛季吧!和MVP奖状一起随手塞的。”

韩文清忍不住脸黑了,虽然黑暗中并看不出来。

“你那外套……”

“呃咳,洗了的,连奖状带盒子一起在洗衣机里翻滚……”

大概也就是叶修这种奖拿到手软的,才会把这些奖励随手一塞,然后任由它们在生活中接触各种家具电器,增长它们的生活见闻。

到时候走出来,只有叶修的冠军戒指敢傲视群戒:“哥是洗衣机里滚过的。”可能会有另一枚戒指在夕阳下望着远方说:“嘉世的吸尘器一直对哥念念不忘……”

韩文清想到这场景,无端觉得男朋友很萌。

“退役之后带你回家。”叶修说。

“退役之后带你去结婚。”韩文清说。

“嗯。”

两个人说着话,叶修靠在韩文清的手臂上,缓缓搂上韩文清的脖子。一般他做这个动作的时候,都是邀吻。

韩文清自然是第一时间就懂了,手一收,轻轻按住叶修的后脑勺,低头用唇在他脸上摩挲,最后擒住了叶修的唇舔舐吸吮。

这一吻吻得两个人都有些气喘,叶修动了动腿,“来吗?”

“不。”韩文清竟然拒绝了!

“不?”叶修忍不住伸手在韩文清胳膊上拧了一下。

韩文清凑到叶修耳边轻声道:“床会塌。”

“哈,”叶修大笑出声,刚出了一个声儿,怕给隔壁听见了,连忙收声,“老韩同志很自信啊?”

“哼。”韩文清给出一个鼻音。

“睡觉!”他说。



--------


谁说会有车的。

老韩:床会塌。

懂吗?

#我们老韩,就是这么自信#




评论(17)
热度(99)

© 闲云雅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