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云雅鹤

永久buff: 更新随心
(以前的文在主博)

爱老叶爱爱爱爱到爆炸

全职杂食
叶不羞/杰西卡/韩文清
叶修中心/韩叶/王叶/叶橙
(我知道上面有一个画风不一样的...
笑点脱离群众

头像取自好方太太

【韩叶】我脑子可能有病 45

45 假意?真心?(5)


陶轩对孙翔私底下的眉目传情暗送秋波且不提。

虽然叶修对队友越发心累,但嘉世是他的心血。第七赛季,经理拿着合同来找他时,他还是毫不犹豫地又签了三年。现在还不是放弃嘉世的时候。

赛季初,叶修在青训营里发现了一个叫邱非的孩子。很有天分,平时训练也十分认真努力,叶修一眼就看中了。邱非成了嘉世俱乐部里除了苏沐橙之外唯一一个让叶修看顺眼的人。他比以往更常来青训营,主要就是为了看看邱非。邱非,让叶修觉得,嘉世还有希望。

但这个赛季嘉世的成绩一上来就不太好。个人赛大家发挥得不错,出场安排全凭叶修做主。团队赛叶修却越来越感到吃力,因为渐渐地不只是刘皓,还有其他人,对他所下的指令执行得都不够完美。

第七赛季这个年,叶修又没过好。仔细回想,上一次正正经经过年,还是第五赛季。今年,依然是韩文清带着年礼和韩星文买好的新衣服来h市陪他几天。

韩文清眼见着叶修身体不如以前。

依韩文清说一不二的火爆脾气,他看到这样疲惫的叶修时,心里有一团火噌得直蹿到喉咙口,一个收不住就会如同一只暴龙一样怒吼出声。但他不能冲叶修发火。面对叶修,韩文清总要再生出一百二十个耐心。那火也只能生生往回咽下去,烫伤自己整个胸口。

反而是叶修,还转过来安慰了韩文清几句。

男朋友整个人都带着一股没精打采的虚浮。而韩文清对此毫无办法。他可以出手干预,但是他更要尊重叶修本人的选择。尊重这个燃烧自己,也不肯放弃战队的嘉世队长。

韩文清怕自己忍不住在嘉世俱乐部摔桌子,更给叶修添乱。狠狠心疼了几天,没过多久就匆匆走了。


年后,叶修明显感觉到队里的气氛变了。

如果说之前他指挥起来只是稍有阻力的话,那么从第七赛季常规赛后半段开始,他对队伍的掌控已经脱轨了,指挥寸步难行,战术无处可施。

叶修心里很无奈,却也拿他们无可奈何。

团队赛上,只有苏沐橙会及时对叶修的指挥做出反应,而其他人,不用说听从指挥,甚至有时候,叶修还得根据他们的表现当场大改自己的战术。

这看在观众眼里,又是十分可怕的现象。嘉世队长,上一秒还这样指挥,没过一会儿就自己打脸换战术?

常规赛里的战后记者会,刘皓总是在替战队、替队长向大家道歉。网络上,游戏里,对嘉世队长“江郎才尽”的讨论也愈来愈多。甚至有撰稿人发文分析:真龙隐世,叶神老矣,尚能战否?

大家对他的孤立、排挤,叶修心知肚明。以前还不敢如此明目张胆,如今已经有恃无恐。恐怕一叶之秋继任者不远了。

嘉世在低迷中结束了第七赛季。常规赛排名十一,不要说季后赛,连前十都没进。

夏休期,叶修没再搞什么特训。老板、队友的心思都不在训练上,他剃头担子一头热,也很没意思。不过他也没离开嘉世,依旧呆在训练室里,时不时去青训营指导指导邱非。大部分时候窝在电脑前面开着小号在荣耀竞技场和各路玩家pk,偶尔陪嘉世夏休期留守的工作人员玩两把。

今年说也不巧,韩文清夏休期也无法离开q市。

霸图连续几年止步四强,第七赛季季后的四强淘汰赛,更是打得一塌糊涂。复盘时每个角色都能被韩文清拎出来骂上半个小时,除了大漠孤烟和石不转,每个角色都被说得一脑门血。甚至老板都在手机响时被韩文清冷冷一句“出去”赶走了。

这一句“出去”已经是韩文清给老板面子了。训练室不允许带手机,谁来都一样。要不是你是老板,这手机你以后也不用再想要了。

这个夏休期霸图进入魔鬼训练。

韩文清倒是依旧记挂叶修这边。只是他总不好去打探嘉世内部的事情,只能努力在和叶修的聊天中确保他身体和精神状态都还行。原本还想让叶修到q市来。虽然俱乐部里有加训,但韩家就在q市。叶修带苏沐橙住过来,起码衣食住行上比在俱乐部健康方便。

叶修拒绝了。他嘴上不说,心里却隐隐约约清楚,他能继续呆在嘉世的时间,不长了。况且,邱非还在青训营里,他也不想放弃这个孩子。

“性德姐给你寄了一些吃的用的,快递单号记一下。”叶修不想去,韩文清也没勉强他,只每天和他保持联系。这样长时间的异地,其实两人都挺习惯的,多少年都是这样过来。在他们最开始的那两年,韩文清在q市上学,叶修在h市泡网吧,两人一直是网恋。


第八赛季转眼即至,嘉世成绩延续第七赛季的低迷,积分一路往出局区走。


十二月二日晚,韩文清结束了一天的训练,洗澡时突然感到一阵心悸。

他缓缓冲掉手里的泡沫,皱着眉想自己是不是身体又出了什么状况。虽然第四赛季夏休期发现自己可能患有精神病,但后来韩文清的生活几乎没有受到影响,甚至可以说因祸得福般和叶修的关系一进再进,两人感情升温迅速,比以前黏腻了许多。曾经试着回想自己多出来的七年记忆,却也无法提取出任何具体的信息,总是一片迷雾。如此,韩文清已经多年没有把精神病放在心上了。

心悸一阵即过。韩文清想,也许是错觉。

洗完澡,他照常给叶修发微信,没有收到回复。

不正常。

第八赛季以来,叶修晚上一直挺空闲的,消息回复从来都很及时。

韩文清头发也没吹,脖子上挂着干发巾,手里拿着手机坐在床上等叶修的回复。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手机响了。

韩文清低头一看,不是叶修,是苏沐橙。

电话被接了起来。

首先传来的不是苏沐橙素来甜甜的问候,而是一阵上气不接下气的哽咽。

“韩哥,叶修……叶修走了!”

韩文清心脏重重一跳,“走了?”

苏沐橙一边掉眼泪一边说,说话间混杂着哭腔,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今天晚上……俱、俱乐部逼他……逼他退役……”

韩文清猛地一用力把手机攥紧,隐约间手机好像发出咯嘣一声响,但韩文清没听见。

他瞳孔突然急剧缩小,又渐渐放大。

心脏跳动的声音在卧室里无限扩大,他仿佛听到了自己胸腔里那个“咚咚咚”的声音,好像有人在打鼓,好像有万马齐喑,结队狂奔而过时接二连三狠狠踏碎在他胸口,又好像是有人在冬夜里行走时流下的泪珠,一滴一滴把他的心脏都滴穿了。

电话里苏沐橙哭着说:“他什么都没带,今天晚上这里下了好大雪……”

韩文清闭了闭眼,勉强开口道:“别担心,你去洗把脸,我会联系他的。”

“嗯……”苏沐橙抬手擦眼泪,怎么擦也擦不干净,恍惚道,“他说他还会回来的。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苏沐橙挂了电话,看着房门两边贴着的对联。那是第五赛季时她从韩家带回来的。

“我心自有通天路,勇气冲开智慧门。”

如果她能早一点走出叶修的羽翼,如果她能早一点鼓起勇气,是不是今天她就能站出来保护叶修,而不是眼睁睁看着他走进门外那漫天的风雪里?

苏沐橙把韩文清说的“洗把脸”全忘了,倏地蹲下身把脸埋进膝盖里,放声痛哭。


十二月二日晚,叶修被逼退役。

此后三日,韩文清多次打叶修的电话,均提示关机。

叶修,失联。



------


苦逼的假意写完了,终于可以开始甜甜蜜蜜的真心部分了……松了口气。


一个吓死人的手癌:

叶修,失恋。

老韩/老叶:……啥?

(↑一下就把眼泪蒙蒙的我吓清醒的typo)

评论(22)
热度(81)

© 闲云雅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