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云雅鹤

永久buff: 更新随心
(以前的文在主博)

爱老叶爱爱爱爱到爆炸

全职杂食
叶不羞/杰西卡/韩文清
叶修中心/韩叶/王叶/叶橙
(我知道上面有一个画风不一样的...
笑点脱离群众

头像取自好方太太

【韩叶】我脑子可能有病 39

39 你的?我的?(5)


晚上的重点是饺子。韩父韩母还准备了一些别的吃食,加上煎炸蒸煮俱全的各式饺子,一家六口赶在春晚开始前开饭。

一人面前都放着三份饺子,煎的炸的放一个盘,煮的汤饺放一个碗,剩下还有一份蒸的。

“看谁运气最好,吃到最多钱币。”韩母一声令下,众人开食。

“哎。”叶修在汤碗里挑了一下,找到一个中规中矩的饺子,刚下口就咬到了硬邦邦的金属,吐出来一看,果然是个一角硬币。

“首杀。”韩父充当系统。

“当啷——”韩文清也吐出一个来。

“当啷当啷当啷——”大家一个个都吃到硬币了。

韩母哭笑不得道:“你们到底包了多少个硬币?”

韩文清道:“就您洗的那些。”

韩星文疑惑道:“全是汤饺里吃出来的?”

叶修夹起一个煎饺,“嗯,这个是年糕。”

苏沐橙也吃煎饺,“我这个也是年糕。”

韩文清试了试蒸饺,“花生。”

再用筷子夹断一个炸饺,“枣儿。”

韩文清又拆了几个,道:“蒸饺是花生、糖瓜,炸饺是枣儿,煎饺是年糕。”

韩星文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你们包好之后没混一混?”

叶修无辜道:“不是煮之前才混到一起吗?”

韩父韩母扶额。

“那没放掉落的是哪些?”韩父问。

韩星文想了想,“是蒸饺吧。蒸饺最方便,剩下的我全蒸了。”

双方由于沟通不及时,造成今年的红手大赛提前夭折。不过大家还是高高兴兴把自己的饺子全吃了。硬币、糖瓜、年糕、花生、枣儿一个不落,人人有份。

“这样也不错,来年每个人都甜甜蜜蜜,财运亨通节节高。”韩父为饺子宴作结。

饭后,韩文清带着叶修去放关门炮,其余众人坐在电视前看春晚。

小区里有专门放鞭炮的广场,于是大家都往那边去。人潮挤挤攘攘,韩文清牵着叶修的手走在人堆里。幸而大过年的,大家都兴奋得很,各个围着围巾戴着帽子,韩文清和叶修混在人群中也不显眼。

广场中央有一个彩灯喷泉,闪闪烁烁,水光粼粼,与天上炸开的烟花交相辉映。

韩文清和叶修找了个人少的角落,先是看了一会儿大家放出去的烟花。近年来烟花限制越来越多,但同时规格也越来越丰富。就叶修看到的,天上炸开的有“新年快乐”四字,有绽开的莲花,有生长在枝头的梅,有流星雨,甚至有各式各样的羊。

韩文清把红响炮拿出来,扯出引绳,手捏住底部斜朝上,叶修拿着打火机给他点火。

“嘭——啪——!!!”

距离太近,韩文清和叶修耳朵都要给这响炮打懵了。

他们俩开了个头,紧接着周围人也纷纷开始放关门炮。一时间,广场上嘭嘭嘭啪啪啪个不停。

韩文清把手里打完的红炮扔进垃圾桶。

“老韩同志!!!新年快乐!!!”叶修揪着韩文清的耳朵大喊,趁着现在大家都听不见,又轻声快速喊道,“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

韩文清耳朵一个激灵,转身抱住叶修亲他,在他耳边道:“叶修,新年快乐!”

叶修等半天都没等到下一句,不满道:“怎么没了?”

韩文清双眼紧紧盯着他,脸上的皮肤也不知道是被喷泉的彩灯照的,还是天上的烟花留下的,两颊红彤彤的。“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他也连说五个爱你。

“脸红了。”叶修笑着伸手摸他的脸。年轻真好啊,朝气,锐利,什么话都能说,什么话都敢说。

脸红?不存在的。韩文清心想。

“喷泉照的。”他辩解道,“你也红了。”

叶修又摸摸自己的脸,是有点烫。

“烟花照的。”叶修也辩解。

哼,就当男朋友说得对吧。这个新年夜里,韩文清觉得自己应该要比平时更宽容才行。

“回去吗?”叶修问他。

韩文清却抱着叶修不放,“再待会儿。”

“哦,那再待会儿。”叶修靠到韩文清脖子上,抬眼看周围烟花一束束争先恐后地飞上天去,用自己最美的姿态在天上昙花一现后又从天边滚滚而落。

短暂的一生。

一如电竞选手的职业生涯,飞上去,竭尽全力去接近那个奖杯,然后在某一日退出这个舞台,落下。

烟花会不会后悔飞上天?

叶修只知道,哪怕两次被老头子从家里赶出来,他也没有后悔过选择离家出走,成为一个职业选手。荣耀,真的玩多久都不会腻。

这世上有多少人能把兴趣当工作?把工作当兴趣?

叶修想,我已经足够幸运。

“韩文清,第五赛季,不要松懈。”叶修轻轻道。

“一如既往。”韩文清回道。


他们在广场上呆了好一会儿,才手牵手往回走。一路上有很多小孩,挥舞着星光棒,不断在他们身边跑过。

也见到好几对情侣,站在广场一角接吻,欣赏烟花,看喷泉里的流水起起落落。

叶修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一声,他拿出来一看。

笨蛋弟弟:“新年快乐!”

叶修给他回:“新年快乐!吃饺子了吗?”

叶秋估计也是拿着手机等他,秒回:“家里都好。什么时候回来?”

叶修犹豫半天。

他还记得去年二十八的时候捧着三连冠奖杯回去,被老头子拿着拐杖连人带三个奖杯齐齐扔出了家门。有一个奖杯砸在地上,被尖锐的石子嗑出一个凹痕来。后来回嘉世,陶轩废了老大劲找了不少人才把那个奖杯修回来。

老实说,他很想念家里人。尤其是在韩家的这几天,他总是不断回想起家里的二老。想他们是不是也在为年节忙碌,想自己不在的时候只余叶秋一个人,家里是否忙得过来,也想他们什么时候才会真正理解自己的职业。

“今年不回去了。”叶修最终还是下不了决心。叶家二老和韩家两位差不多年纪,都是五十不到。只是叶修和叶秋小时候学电视剧,便总喊父母老头老太太。记得第一赛季夏休期回去的时候,老头子身体还健朗,简直健步如飞,皮带挥舞起来虎虎生风。隔了两年半再回,他却拄起了拐杖。也不知道他们如今身体是不是还好?

叶秋过了一会儿才回复他:“家里不好。老太太又掉眼泪了。”

他刚刚还说家里都好,等收到叶修的回复,马上就改口了。

叶家的老太太别的没有,就是眼泪特别多,人又柔柔弱弱的,号称是水做的林妹妹,哭起来能把自己哭干了。

老头子行伍出身,硬杠起来谁都不怕,怒吼一句就是平地炸开一声雷,在大院儿里素来是能止小儿夜啼的人物。这样的人,却偏偏怕那掉起来就断不了的水珍珠。

大过年的,老太太硬忍也不会哭,否则叶家这个年就不用过了,鸡飞狗跳一团糟。

叶修知道叶秋这是故意吓唬他的。

他没再回复,把手机重新放回大衣口袋里。

韩文清目睹一切。

看起来男朋友家里还挺复杂,连过年都很少回去。韩文清不记得自己第二赛季邀请叶修苏沐橙回家过年的事,但既然苏沐橙这么说,想来他当时也是看两人多年过年都没地方去,才会开口。

韩文清搂着叶修拍拍他的背,道:“我的就是你的。”

我的家就是你的家,我的父母就是你的父母。

叶修眨眨眼,搂上韩文清的脖子不断啄他:“嗯。”

韩文清又说:“明年陪你回去?”

叶修失笑:“再说吧。”

见他还是摇摆,韩文清没再说什么,牵着他走,两人很快就消失在昏暗的路灯下。


-------

#叶家年底时光一隅#

叶秋:(盯着手机)

叶母:(盯着叶秋)

叶父:(盯着叶母)

叶秋:回了!(看到短信)又不回来!(摔手机)

叶母:(吸一口气)

叶父:(跟着吸一口气)

叶父:不回就不回!很稀罕吗?!

叶母:你走开。秋儿你吓唬吓唬他!

叶秋:好的!(发短信)

叶秋、叶母、叶父:(盯着手机)

(很久都没回复)

叶秋:没回。看出我吓唬他了。

叶母:(失望)

叶父:(MD什么破手机短信都能丢?!明天就让这个公司破产!)



小天使们相信我,我要么在发糖,要么在发糖的路上。

评论(18)
热度(80)

© 闲云雅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