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云雅鹤

永久buff: 更新随心
(以前的文在主博)

爱老叶爱爱爱爱到爆炸

全职杂食
叶不羞/杰西卡/韩文清
叶修中心/韩叶/王叶/叶橙
(我知道上面有一个画风不一样的...
笑点脱离群众

头像取自好方太太

【韩叶】我脑子可能有病 37

37 你的?我的?(3)


大年三十。韩家一早就热闹起来了。

天还蒙蒙亮,韩父带着韩星文出去采买,家里留下韩母带着韩文清叶修和苏沐橙布置。

叶修和韩文清捧着窗花和福字到处贴,韩母则和苏沐橙去贴对联。

“丁未有福”那一对贴大门口,昭示着一家人在新的一年里都会顺顺利利,吉祥安康。

“趣言良行”那一对贴在主卧门框上。

韩母笑着道:“年年都是这两句,好像哪天我说话不有趣了似的。”

苏沐橙帮她把对联扶正,回道:“怎么会,您可是性转王尔德。”自从第三赛季韩星文脱口说韩母怎么说话跟王尔德似的,韩母“性转王尔德”的头衔就没摘过,简称叫性德。韩父韩母都姓韩,八百年前是一家。韩母遂自我介绍艺名是韩性德,大家于是称她性德姐,就是邻居后来也都这么喊她。

此事亦有后续。韩父说凭什么她是姐我就得老一辈?韩父向来最爱李白的诗,平时也爱写两句,苏沐橙便说他是当代李太白,简称当白。于是大家喊他当白哥。韩父这才安静了。

“哈哈,还是这么淘气。”韩母伸手捏捏苏沐橙的脸颊,又带着她去韩文清的房间门口。

苏沐橙拿出“刚柔正奇动静虚实”那一对。

韩母咦了一声,“文清门上的怎么换了?”

她把那副对联贴上,退后一步仔细瞧着。

“刚柔正奇适时用,动静虚实随机来。”韩母品着这一联,连连点头,“不错,比以前的适合文清和小秋。”其实叶修已经将真名告诉二老,只是两位长辈也不在意什么真名假名,横竖就是他嘛!小秋小秋的叫了三四年都叫习惯了,就没改口。

两人又把韩星文的“神怡体自舒”贴上,最后去贴客房。

“我心自有通天路,勇气冲开智慧门。”韩母读着苏沐橙这一对,疑惑道,“怎么给你写了这么一对?”

苏沐橙垂眼一笑,道:“我却是很喜欢这一对呢。”毕竟我也有我的路要走,只是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有勇气从叶修背后出来呢?

贴完了对联,两位女士又去挂山水画,摆放红席装饰和泥老虎,苏沐橙还认认真真在茶几上插一束花。

韩母想起韩文清和叶修昨天做个糖瓜都不安分,悄悄溜去检查他们的成果。福字倒是贴得不错,位置刚刚好。窗花也都整整齐齐。

奇怪了,那这两个淘气鬼又跑哪儿去了?

韩母在家里走了几圈,发现韩文清和叶修在阳台上贴窗花儿。

叶修指挥韩文清:“左边点儿。再左边点儿,嗯……还是右边点儿。”

韩文清来来回回不知道换了多少个位置了,忍无可忍道:“我看,你贴。”

叶修后退半步嘿嘿笑道:“干嘛,哥还能坑你啊?”

韩文清走到叶修身边,对着阳台玻璃门抬手比了比,把窗花背后的纸一撕,再往门上啪得一按,搞定!

男朋友刚刚就是故意玩我。简直欠教训。不打不行了。

韩文清贴完了窗花,扯着叶修把他按到窗花底下,双手抱着他,两个人严丝密合地贴在一起。

韩文清咬着叶修的唇问:“现在正了没有?”

叶修伸舌头舔他,含糊道:“正了。”

韩文清冷哼一声,在他唇上重重碾了几下,抱着他不放。

韩母见状摇摇头,贴窗花儿也要闹,长不大了长不大了。她又偷偷溜回客厅,苏沐橙正好插完花,抬头见韩母捂着嘴踮着脚,很是奇怪。

韩母指指阳台。苏沐橙秒懂了,也捂嘴闷声笑起来,招呼韩母去看她插的花。

等家里布置妥当,食材购买小队也紧赶慢赶地回了家。韩父韩母和韩星文开始准备中午的团圆饭。另三个年轻的则被支使着去揉面团包饺子。

韩母把猪肉荸荠和醒好的面团等东西端出来,在桌上一一摆开,给他们分配任务,“文清剁馅儿,小秋你和橙橙擀皮儿。”

她又盯着韩文清和叶修,严肃地警告他们两个:“不要瞎胡闹,好好做饺子。”

韩文清心里反驳:明明每次都是男朋友先捣乱的!其实我是无辜的。

他和叶修对视一眼,点点头。

苏沐橙和韩星文在旁边偷笑。

厨房里忙得热火朝天。

餐桌上韩文清哆哆哆地做猪肉荸荠馅儿,叶修和苏沐橙则拿着两支擀面杖碾皮。这活儿他们已经是第二次干了,相比第三赛季有了很大进步。两人左手来回滚擀面杖,右手飞快地转面团小剂子,几乎是一秒就能转出四张皮来。

这边忙活着,只听韩母在厨房里道:“星儿把这些给他们拿过去。”话音刚落,韩星文端出一小碗洗干净的花生、枣儿,还有昨天叶修韩文清做的小方糖瓜和一角硬币,并一碗小球年糕,道:“性德姐的懿旨,包饺子吧。”

三人团团坐在餐桌边,盯着韩文清的肉馅儿看。刚刚加了调料,还得再等会儿才能用。

“啊,好像闻到了炸藕合的味道。”苏沐橙对着厨房吸吸鼻子。

叶修也吸了吸,附和道:“是炸藕合。”

“狗鼻子啊你们两个。拿去吃吧。”韩母从厨房里探出头,递给他们一小碗炸藕合。

叶修和苏沐橙大喜,欢呼道:“性德姐太棒了!”

“藕合是我炸的!”韩父怒吼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

“感谢当白哥!!!”韩文清和叶修并苏沐橙三人齐齐喊道。

韩文清把碗接过来,刚放下,叶修和苏沐橙已经一人两手各一个拿走了四个。

韩文清:“……”

他低头看看碗,已经空了。韩母估计是随手捞了一勺子上来,一共就四个。

我的呢?!

韩文清瞪着碗。

叶修哈哈笑,把左手上的叼到自己嘴里,右手上的贴到韩文清唇上。韩文清张嘴一口咬住了。

苏沐橙拿着炸藕合进厨房和韩星文分享。

三只小馋猫的嘴得到了满意的投喂,就开始安分包饺子。饺子里除了放猪肉荸荠馅儿,有的还得随机再放一个小玩意,硬币花生枣,或是糖瓜年糕,等吃的时候就看谁手最红。

苏沐橙包的饺子个个肚大滚圆,一看就知道里面放了小球年糕。

叶修说:“沐橙包的这些我都不吃,吃一个能饱一天。”

苏沐橙看看他包的,饺子奇形怪状各自躺在盘子里,上面还透出了硬币的轮廓,有几个苏沐橙甚至能看出花纹来。

“韩哥你看他包的。”苏沐橙告状。

韩文清瞥过来一眼。

唉我艸,男朋友包的饺子太难看了!我不吃。就算里面是硬币,我也不吃。

韩文清暗暗下定决心了,看那些饺子好几眼,要把这些奇葩的形状都记住,晚上吃饺子的时候记得避开它们。

叶修窃笑着把那些饺子滚一滚,混到韩文清包好的那一堆里去。

韩文清板着脸严肃道:“别捣乱。”

他把自己的花生和叶修的硬币换了一下,又把叶修那些饺子捡出来重新包。

花生个儿很小,混进肉馅儿里之后几乎找不着了,叶修包起来总算也有模有样。

中午十二点,韩家的团圆饭摆上桌。

大圆桌上放满了各式菜肴。外围是冷盘八个,麻辣肚丝酸白菜,凉拌花生萝卜丝儿,蔬果沙拉蹄花冻,和五香牛肉蒜黄瓜。内圈儿有四素四荤,分别是松仁儿玉米炸藕合,酒酿圆子八宝饭,梅菜扣肉蒸黄鱼,和京都排骨大龙虾。加上饭后的甜点木瓜羹和炸冰淇淋,共计十八道。

开席之前,韩父韩母一一给家里四个小的发压岁钱。

韩家的规矩,没结婚的都算小孩。别看韩文清叶修谈了好几年了,没摆过席就还是娃娃。连韩星文都还能拿红包呢。

“谢谢当白哥、性德姐。”叶修双手接过红包。

韩母摸摸他的头,感慨道:“什么时候你改口了,我也就省了这份钱咯。”

叶修冲她笑,等韩父韩母越过他给苏沐橙红包,他才微垂下眼,看了一眼桌上毫无动静的手机。

几个人都是有工作的大人了,红包里的钱也不多,就是图个乐呵。韩文清和叶修包里的是九十九,意为久久同心;韩星文拿到的是六十六,意为六六大顺;苏沐橙则是一百,意为十全十美。

红包发完,众人再敬一杯酒,一人说一句吉祥话,便正式围坐在桌旁,开吃!


--------------

#看到儿子和他男朋友亲热怎么办?#

性德姐:(竖手指)嘘——别吵,不然下次没得看了。



评论(12)
热度(100)

© 闲云雅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