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云雅鹤

永久buff: 更新随心
(以前的文在主博)

爱老叶爱爱爱爱到爆炸

全职杂食
叶不羞/杰西卡/韩文清
叶修中心/韩叶/王叶/叶橙
(我知道上面有一个画风不一样的...
笑点脱离群众

头像取自好方太太

【韩叶】我脑子可能有病 35

35 你的?我的?(1)


全明星周末一晃而过,最大的爆点就是韩文清的直面宣言,和韩叶破天荒的合作。第三晚的全明星对抗赛中规中矩,倒是让前一晚尝到甜头的记者们颇为失望。

倒是那个墨守又在微博上刷存在感:“这届霸图粉不行,你们是我见过的最差的一届霸图粉了!”意指居然有人自称霸图粉却极力促成韩文清和死对手叶秋合作,而其他粉丝竟然也被带跑了。

偏偏这届霸图粉格外傲娇,你说我们不行?偏要行给你看。

继两位正主的合作后,霸图粉和嘉世粉的首次合作也在这个全明星周末展开。墨守的微博直被蜂拥而至的霸图粉夹杂着部分嘉世粉炸了个粉碎,之后许久都再没动静了。

短暂的娱乐结束,韩文清和叶修再次投入荣耀,为冠军、为战队、为自己比拼。

这个赛季,韩文清在打法上有了很多新思路。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记忆错乱给他带来的不只是迷失的过去和深藏心底的不安,还有对未来的积极改变。韩文清思索良久,明明觉得自己有完整的十一个赛季的记忆,可仔细去回想,却怎么也想不起来那些记忆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但有一点,他很清楚,时间对电竞选手的无情。

人生必然是有得有失。若是从前,他大概会选择坚持自己刚硬的风格,硬抗到底,就是要与天争出个你死我活来,告诉你我就是不认输。但现在,谁说勇猛刚烈的对战里,不能有一点点随机应变的退让呢?

对于韩文清的改变,最欣喜的就是张新杰,韩文清愿意适当妥协,使得他严谨的战术体系得到了更充分的施展。

至于霸图老板,他从来是不管这些俗事的。老板对韩文清只行使三个权力,加薪发奖金,加薪发奖金,加薪发奖金。

霸图作战风格的细微变化引起了联盟内部的瞩目,几乎所有战队都把霸图列到了极重点分析的行列。

再看叶修这边,第五赛季嘉世的成绩一如以往优秀,虽然个别人总是执迷不悟,但就整个战队来说叶修还是很满意的。这方面,陶轩也不会脑残一样外行人指导内行人,他把比赛相关和战队成员的事情全部交给队长一个人全权负责。毕竟,有了成绩,才能有钱。而成绩这方面,相信嘉世队长是联盟里最权威的一个。

唯一的遗憾大概是,都第五赛季了,叶秋还是不愿意露面拍广告。

幸好我还有苏沐橙。陶轩翻着俱乐部的经营报表想。

年前,在常规赛中又有一件大事爆发。此事将一叶之秋的声望生生抬高了一个台阶,凌驾于其他神级账号之上。

伏龙翔天,龙抬头操作!

在嘉世与微草的擂台赛中,擂主一叶之秋以74%的血量对上微草满血擂主王不留行。这一战,最基础的碰上最天马行空的,最后以一叶之秋神造般的龙抬头一口咬死王不留行,拿下了擂台赛的2.5分,让嘉世以绝对优势进入团队赛。

记者将之报道为“真龙现世”。甚至荣耀总公司的设计师都在推特上点名了龙抬头。让国人啼笑皆非的是,这位设计师的评语出乎意料的玄学——他称叶秋乃是“龙的传人”,因此能操作出真正的伏龙翔天。

广告邀约纷至沓来,堆叠在陶轩的办公桌上。

陶轩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在过年休赛期开始的那天逮住了正要跑路的叶修和苏沐橙。

“这么着急去哪儿啊?”陶轩堵在俱乐部后门。

“回家过年啊。”叶修理所当然道。

陶轩将信将疑地看着他。他们也算是一起白手起家,当初陶轩还是个网吧小老板的时候就知道叶秋和苏沐秋带着一个小女孩艰难讨生活,年年都是在他的网吧里跨过初一零点的。但自从第二赛季开始,叶秋就老带着苏沐橙往外跑。

回家过年?

是了。苏沐秋苏沐橙是从倒闭的孤儿院里跑出来的,叶秋总不能也是孤儿院里来的吧?人不管是在外呆多少年,总有个能回去的地方。而那个地方,谓之家。

陶轩晃晃脑袋把满脑子胡思乱想撇开,言简意赅地把自己接到的广告单子给叶修说了一通,最后道:“我发你QQ上,你回家有时间就看看。”

叶修也很言简意赅:“不用,都不接。”

陶轩:“……”虽然我也没抱什么希望,但你也不用这么果断吧!

他只好转头对苏沐橙道:“沐橙这边也有几个,你回去看看?”

苏沐橙笑着点头。

陶轩再次庆幸自己还有苏沐橙。

“那我们走了,陶哥新年快乐啊。”苏沐橙叶修和陶轩打个招呼,一溜烟就跑没了人影。

第一赛季结束时叶修捧着冠军奖杯回家,结果被叶家老头子挥着皮带打出来了。第二三赛季叶修和苏沐橙受韩文清邀请去了韩家过年。第四赛季年节时,叶修再次捧着三连冠奖杯回家,家里老头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拄起了拐杖,结果是他再次被老头子拿拐杖轰了出来,叶修带着苏沐橙在宾馆里玩荣耀玩了个通宵。

这一赛季,两人去的是韩文清家。

抵达q市时,韩文清已经等在机场。随行的还有韩星文。

韩星文极喜爱苏沐橙,接到人以后随手把行李扔给两个大男人,瞧着苏沐橙也不累的样子,拉着她去逛机场附近近几年新开的大商场。

叶修和韩文清一人拖一个箱子,先回韩家。

“星文姐大沐橙八岁吧?每次都这么有话聊。”叶修路上感慨。

“她有一年的话要说。”韩文清倒是见怪不怪。韩星文平时忙得人魂俱散,过年时就会把这一年的车轱辘话统统倒给家里人。按理说这样聊起来会很尴尬,但韩星文就是有办法带着大家一起回顾这一整年,有什么趣事乐事,有什么大新闻小八卦,过年时在韩家都能笑上一会儿。这也是为什么韩星文和他们几乎不联系,却仍然关系很不错的原因。

“也是。可能妹子之间有什么特殊的聊天方式。”

嘴里说着话,那边韩家到了。

韩星文的工作,工作量大,工资却不高,韩家现在住的房子是韩文清工作之后买的四室两厅的排屋。两位老人住在朝阳的主卧,另有两个房间留给姐弟俩一人一间,剩下一间做客房。

虽说前几年韩星文都是拉着苏沐橙在自己房间里休息,但人总有想要自己独处的时候,所以剩下唯一的那间客房还是给苏沐橙备下了。到时候不论苏沐橙是想住韩星文的房间,还是自己单独睡,都随她选。

如此一来,叶修只能住到韩文清的房间里去。

韩父韩母正在家里打扫卫生。

叶修简单洗漱一下,乖乖巧巧和韩父韩母见礼。

他本想帮忙打扫卫生,韩母道:“小秋你刚下飞机累了吧?文清你带小秋休息去吧。我这儿很快就好了。”

叶修再要坚持,韩父手里拿着擦窗户的棉擦,板着脸说:“别来这套。今天我和你伯母忙活一天了,你倒好,快结束了想来抢人头是不是?没门儿。走开走开,”韩父韩母经常关注韩文清的比赛,对于一些游戏术语耳濡目染之下也很懂,他边说边挥挥手赶苍蝇似的赶韩文清和叶修两个人,“明天你和文清出去办年货,别想偷懒。现在别站我面前碍眼了。”

韩家过新年时任务分配很明确,叶修韩文清领了新任务,便心安理得滚出去躲懒。


-------

老韩:没想到这么快就过年了_(:з」∠)_


因为要过年了,所以把中间零零碎碎的都交代了一下。写得跟流水账似的,回读的时候简直痛苦。

感觉自己写得越来越慢了,睡觉时间越推越迟。这不行,我得早点睡【/捂脸】



(改了一个时间上的小bug(´•༝•`))

评论(5)
热度(83)

© 闲云雅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