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云雅鹤

永久buff: 更新随心
(以前的文在主博)

爱老叶爱爱爱爱到爆炸

全职杂食
叶不羞/杰西卡/韩文清
叶修中心/韩叶/王叶/叶橙
(我知道上面有一个画风不一样的...
笑点脱离群众

头像取自好方太太

【韩叶】我脑子可能有病 34

34 相杀?相爱?(10)


叶修和韩文清都整过了,大家见好就收,也没闹得太晚。等每个人都抽过一遍,便放叶修睡觉去。

诸人集体收拾了一下叶修的房间,韩文清也没在这里多留,跟着大家一起出门回房。

翌日,韩文清醒来后猛然发觉,昨天晚上实在是被这群心怀鬼胎的人带跑了。

明明今天还有一个白天!

但他又想起昨晚大家的夜宵是一人一份满当当的狗粮,便觉得释怀了。

没有什么比狗粮更健康的零食了,大家应该多吃才对。

他又翻了翻微博,另类合作带来的热议经过一个晚上,已经渐渐被其他新闻截获热度。看起来大家都对二人的搭档接受良好,并称此合作真是“完美诠释了‘最了解你的人是你的对手’”。同时,韩文清那句“我从不惧怕面对任何现实”也被网友做成了表情包流传。

韩文清仰倒在床上,枕着自己的手臂想,霸图今天晚上的飞机回q市,嘉世估计也是晚上的飞机,这次一走,再要长聚就只能等过年。

过年啊。韩文清打开日历瞧了瞧,还有一个来月呢。

这么一合计,他又有些庆幸大家闹的是昨天晚上了。

最后一个白天,应该和男朋友独处。

他在床上翻个身,骨碌碌爬起来,跑到卫生间飞快洗漱完。

出来时,只见微信上叶修发来问候:“老韩同志醒了没啊?”

叶修的消息有好几条,是约他去滇池。为了证明行程的靠谱,还附上了张新杰友情提供的滇池攻略,随后而来的是苏沐橙的拍照指南。

“滇池?”韩文清看着手机发愣,他透过窗户瞧瞧外头的太阳,“现在去来得及吗?”

“放心吧,张新杰安排的路线。现在去刚刚好。”叶修就等着他呢,简直是秒回。

上次去荣耀乐园的时候,他看韩文清玩得挺开心。在那些带着苏沐橙出去旅游的暑假里,云南省乃是苏沐橙不愿错过的圣地。这里有“索索苍山洱海云,清波入梦洗樱唇”,有“芙蓉出水天边秀,翠黛修眉云外横”,有“松鸣天籁玉珊珊”,更有“万顷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杨柳。半江渔火,两行秋雁,一枕清霜。”

他们那时来是夏季,走的是最经典的大理、丽江和香格里拉的路线。尤其是大理,苏沐橙脚步轻快地踏在诗歌里,如梦如幻,那些盛开的花在她心里放声高唱,那些波澜的水在她眼里跃过时空,那些卷卷的云在她身旁伸出双手。而如今k市入冬,正是去滇池的好时候。

和韩文清回顾滇池,在湖边吹吹风,给生活添一点散漫,也很不错。

两人见面后去吃了点流食简单垫垫肚子,之后也没怎么伪装,围上轻薄的围巾挡住半脸,再套上一件外套,就算完了。

张新杰的攻略里,去滇池海埂公园有好几条公交路线。虽说大家没见过叶修,但两人也没冒险,直接预约了一辆计程车来。

到得滇池时,已近中午。

两人在海埂公园里随处走了一会儿。一个把手插在大衣口袋里,另一个也把手插在大衣口袋里,一路上谁也没说话。要不是走得近,看着就跟普通匆匆而过的路人似的。

公园里走了一段,叶修左右张望了一下,找个干净的店铺进去,和韩文清两人吃了一大碗米线,这才慢悠悠沿着滇池享受一整个空闲惬意的下午。

二人先去了大观楼,在大观楼门口与长联合影。苏沐橙不在,叶修和韩文清都欣赏不来这么内涵的句子,两人在长联面前站了片刻,沉默不语。

叶修摸摸鼻子:“上去看看?”

“嗯。”韩文清牵起叶修的手,与他十指相扣,上了大观楼。

过去的几年里,大庭广众下韩文清鲜少主动去牵叶修的手。但自韩文清记忆混乱以来,他们之间的小动作越发多了起来。诸如握手,拥抱,亲吻,都没少做。甚至两人还互相嘲笑对方是亲吻狂魔。也许是记忆带来的不确定性,过去那几年的缺失,让韩文清心里不如以前安稳。

叶修转头看他,见韩文清回望过来,便冲他笑笑,动了动手指,轻轻把五指扣上。似乎多一点接触,多一点肌肤相亲,就能让这个人的心更定。

对嘛!在路上就要牵着男朋友的手,像早上那样各走各的,绝对禁止!韩文清在心里画了一个大红叉。

叶修仿佛透过大衣和肌肉,看到了他心里那一点小动作,勾起嘴角晃了晃两人相握的手,示意他看湖。

大观楼上往下望,可以看见红嘴的白鸥在近湖面处上上下下翻飞。

韩文清和叶修站在栏杆处。

凭栏时,耳边听到的是温柔的风,海鸥扑扇扑扇的翅膀,还有被鸟群搅得哗啦啦的水波;眼里看到的是兀自行走的水流混着金光点点,粼粼光束自上而下倾泻,和空中飘飞的白衣红足;手里牵着的,是藏在心里几许的那个最爱的情郎。

两人在大观楼上静静地呆了一会儿,湖面上来的风带着一点腥咸味道,也不知是海鸥带来的大海的问候,还是高原明珠给游人留下的一丝丝调皮。

“这么一看,百花的人还真是很幸运。”叶修靠在栏杆上,左手握着韩文清,右手伸到大观楼外,在那光束中挥了挥,仿佛这样就能斩断太阳对滇池的照拂。

“往往是近在眼前的景色,更容易被忽略。”韩文清低声道。

叶修讶然转头看他,半晌点点头。“说的也是,我在h市那么多年,从来欣赏不来西湖。”

“你今天很哲学啊,拳皇大大。”叶修又说。

韩文清沉默,过了一会儿,他直勾勾盯着湖面,说:“你……长得合我的意,内心坚定,目标明确,心里很少有疲累的时候,即使迷茫也能循着光走出来,即使困难也不会轻易改变,但也不是不知变通。经常使幼稚的小性子,这倒无伤大雅。其实是个通透温柔,会为自己和别人考虑很多的人。”

叶修一愣,缓缓反应过来,韩文清正在“由衷地赞美”他。

韩文清看着那些海鸥破坏湖水的平静,继续道:“你是个像水一样坚强温润的人,像滇池。鸟只能在水面上留下短暂的波纹,阳光只能给它披上一件金黄的外衣,而水本身,还是坚持安静前行在自己的道路上。”

叶修往旁边走了一步,把韩文清拉到他原来的那个位置,道:“现在呢,老韩同志,你也走到我的路上了。”

他转头看向韩文清,风把他的头发吹得散乱。

韩文清紧紧扣着他的手,把他往怀里轻轻一扯,让叶修和他站到同一块砖上,顺了顺他的头发,道:“这才是同一条路。”

“不要以为你夸我一通,我就会也说你是个山峦一样强硬厚重的人。”叶修微微抬头看他,说着说着自己都笑起来了。

韩文清眉头一皱。

像山?

山不是形容老父亲的吗?!

韩文清心里不大乐意,但还是再一次大度地原谅了叶修。

之后两人又去湖边找了个地方坐下。

滇池的水曾经被污染过,自十年前开始治理,如今又严禁游湖,更禁止游人向海鸥肆意投喂。湖水的质量已经变得十分澄澈。

长空万里无云,碧湖百亩有波,身侧咫尺是他。

美好的天,美好的地,美好的人。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下午的时光就在一张一合间过去。

红嘴鸥翩翩起舞的间隙中,落霞悄悄飞上了水面。

“老韩看那里。”叶修突然指着湖面道,“有两只红嘴鸥。”

韩文清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湖中有两只红嘴白鸥一同戏水,时而互相撩起湖面,溅对方一脑袋水,时而又交颈互蹭,替对方梳理羽发,时而引颈长鸣,双双荡漾在湖面上。

叶修含笑道:“起个名字?”

韩文清想了想:“左边的叫叶修,右边的叫韩文清。”



------

#起名废#

老叶:你看那儿有两只鸟

老韩:(看)

老叶:起个名字?

老韩:左边的叫大狗子,右边的叫二狗子(。



世界上最难写的文体,是抒情!抒情!抒情!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为什么会有抒情这种文体?无法接受!

因为抒情,所以晚了!以后再也不写景了,吐血。


特别喜欢鲁迅先生的“一棵是枣树,另一棵也是枣树”的写法。他包含了作者什么感情我是不知道,我就觉得这种写法很容易带着读者的目光看过去。是一种以视觉为顺序的写法。我就喜欢这种朴实如大地的写法_(:з」∠)_什么抒情,都是鬼..(。•ˇ‸ˇ•。)…


评论(8)
热度(79)

© 闲云雅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