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云雅鹤

永久buff: 更新随心
(以前的文在主博)

爱老叶爱爱爱爱到爆炸

全职杂食
叶不羞/杰西卡/韩文清
叶修中心/韩叶/王叶/叶橙
(我知道上面有一个画风不一样的...
笑点脱离群众

头像取自好方太太

【韩叶】我脑子可能有病 28

28 相杀?相爱?(4)


翌日,冬日阳光暖融融地透过玻璃和窗帘,晒进酒店房间里,在地上投出一片金影。

叶修睡得满头大汗,在被子里挣扎了半天都没挣开,还以为自己鬼压床了,睫毛在眼睑边乱颤,眼睛挣扎半天也没睁开,最后腹部一使劲儿,一个仰卧起坐才总算弹起来了。

“我去,老韩这给我盖得也太严实了。难怪怎么也起不来。”叶修看着自己身上包着的被子,一滴汗从额角滑下来。

他伸手擦擦汗,睡了一个好觉,出了一身汗,整个人都松快了。

地上金色的太阳光告诉他,时间已经不早了。

叶修一边扒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一边下床从行李箱里扒了一套干净衣服出来,走进浴室洗澡。

洗澡的时候,他歪着头回想,总觉得昨天晚上有什么事情被男朋友糊弄过去了。

到底是什么来着?好像是什么什么药?

老韩说的我吃错药了?

吃的不是感冒药吗?

好像不是……

蒙汗药?……

难道真的是吃错了蒙汗药,才出了这么多汗?

叶修这边洗着头,眯着眼撇撇嘴,一会儿直接问吧。

等叶修彻底清理完自己,中午都已经过了。他顶着湿漉漉的头发趴到床头,拿起手机瞧了瞧。韩文清早上问他感觉怎么样,苏沐橙问他起床了没,后来又发了几条过来说和楚云秀出去逛街了,可能本来是想找他去吃饭的。张新杰也发了一条礼貌性的问候语。

张新杰的消息最好回,叶修直接给他打字:“药不错,现在浑身舒坦。谢了。”

他又跟苏沐橙报个好,才翻身坐起来靠着床头慢慢给韩文清回话。

“出了一身汗,现在竞技场能虐你十个来回都不带喘气的【/得意】”叶修发完了,还又加一个“得意叉会儿腰”的表情包。

韩文清的回复来得很快。

“醒了?在房里等着。”

紧接着又来了第二条:“竞技场随便试,看谁不喘气!”

没一会儿,韩文清提着一袋粥过来了。

叶修吃完了粥,在韩文清逼迫下不情不愿地又要吃一回感冒药。

药还没放进嘴里,叶修拖拖拉拉地,又想起来了。

他捏着药丸子就是不放进嘴里,问道:“诶老韩, 你昨晚说的什么吃错药?”

韩文清轻咳一声,道:“哪儿记那么多乱七八糟的。”

这边说着,那边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到叶修腰间轻捏了一把。

叶修猝不及防被捏了一下,痒得不由自主张嘴叫道:“诶啊哈!——”

韩文清左手一拍叶修拿药的手,药丸子直接就给塞进叶修张大的嘴巴里。

韩文清把水杯一递:“和水吞了吧。”

叶修拿手指点点韩文清,接过水杯吃了药。

“不就是吃个药嘛老韩同志,有必要动手动脚的吗?”叶修仗着自己是病人,教训自己男朋友。

“不就是吃个药嘛老叶同志,有必要缩手缩脚的吗?”韩文清反唇相讥。

“哼。”叶修冲他皱皱鼻子,“老韩同志,说实话,昨天你是不是说我吃错药了?”

叶修盘腿坐在床上,扯着韩文清,报复似的戳他腰眼。

韩文清也坐到床上,扯扯叶修的脸皮,最后仰躺下去,枕着自己手臂道:“你没吃错药。”

“不对吧。我怎么记得你说我吃的蒙汗药?”

“嗯?蒙汗药?萌汉药?”叶修喃喃自语。

他最后灵光一闪,在韩文清鼻子上刮了一下,“萌韩药,哦?闷骚。”

韩文清闭着眼睛装镇定。

叶修还不放过他,“老韩同志,要不要再吃一次萌韩药,嗯?”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这可是男朋友先撩的,不是我思想不纯洁。

韩文清一把把叶修拽过来,堵住他那张欠抽的嘴。

叶修唔唔喊:“等等等等,感冒没好,要传染的。”

韩文清移到他眼睑上亲一口,“那你别嘴欠。”

“啧,一言不合就亲。亲吻狂魔,你不是韩妈妈,你是韩啾啾。”叶修记吃不记打。

明明是你比较喜欢亲,叶啾啾。

不不不,做人男朋友要大度,包容男朋友这些小缺点。

完美。韩文清默默给自己点个赞。


这是百花第一次承办全明星周末。平时来k市比赛都急匆匆的,这会儿选手们都三三两两出去玩了。叶修着凉还没好全,自己本身也是懒得出门的性子。韩文清把窗帘拉开,又开了一点窗,让太阳光进来给房间透气消毒。之后两个人在房间里消磨了一下午。

叶修翻出全明星周末的选手册子,把比赛流程又看了一遍。

“今晚怎么又有一个提问环节?昨天不是问过了吗?”叶修指着晚上的第一项问。

韩文清想了想,“昨晚只是主持人随便说了两句。今天好像是观众提问。”

每次全明星周末第一夜开场时,都会请位列全明星的选手们一一上台,和主持人互动几句,也让观众们饱个眼福。但今年除了这一项,在第二夜开场又安排了一场观众提问。

据说这是网络票选时观众最希望增加的环节。

观众老爷就是上帝。联盟二话不说就把这一项加上了。

“啧,真麻烦。”叶修嫌弃道。

韩文清瞥他一眼,“你又不用上台。”

“那也麻烦啊,玩着游戏呢耳边全是噼里啪啦鼓掌起哄声。”

两个人一边说着今晚的节目,一边看着时间去吃晚饭。

饭后,叶修照旧缩进后台,韩文清带着霸图队员们去选手席。

主持人自然还是昨天那个。

但与昨天把所有人都请上台的情况不同,今晚开场时,大屏幕上先放出了二十位全明星选手的照片。

在强大的化妆修图术加成下,一群俊男中两朵玫瑰点缀,分列屏幕两边,以回形标状往后排开,整个屏幕都显得非常有气势。

唯一破坏气氛的,是居于大屏幕正中央、年年都高票当选全明星第一名的黑影——叶秋!

观众看到那个占据了大屏幕正中央位置的黑影,哄堂大笑。

“这是要拍一部以凶手为一番的探案电影吧?”有人在选手席上吐槽。

主持人示意大家安静。

“那么按照我们今晚入场时的不记名投票,今晚要上台来回答问题的五位全明星选手分别是——”

主持人顿了顿,看向大屏幕大声道:“嘉世战队队长,斗神一叶之秋的操作者,每一年都以‘真凶面目’示人的,叶秋!”

现场掌声如雷。

叶修调整好了麦克风,配合前台那个黑影的大投影,开口向大家问好:“大家好啊,我是叶秋。一会儿问问题的话,跟那几个人都不用太客气,随便问。”

“百花战队副队长,荣耀第一狂剑落花狼藉的操作者,性格狂裂苍穹的,孙哲平!”主持人接着道。

“狂裂苍穹”这个形容真是中二到爆炸,但作为百花主场,观众老爷们还是十分给面子地疯狂鼓掌。尤其是孙哲平的粉丝们,偶像打法如此之狂,粉丝作风自然也不会弱。现场甚至有人带了大鼓进来,就放在观众席最后一排背后,此时正是鼓声霹雳震天的时候!

孙哲平自己也被那个诡异的形容词囧了一下,心里想着这到底是谁写的词,一边走上了台,挥手跟大家打招呼。

“百花战队队长,弹药专家百花缭乱的操作者,炫到你眼花的,张佳乐!”

听到张佳乐的形容词,孙哲平突然释然了。这特么台词是故意来搞笑的吧?

张佳乐简直没脸上台了。

粉丝们疯狂大喊:“张佳乐!孙哲平!繁花血景!炫到你眼花!——”

百花战队的席位边,众多百花队员们幸灾乐祸地把张佳乐推上台。

我可千万别给选上啊!黄少天心里祈祷,就怕一会儿主持人来一句“饶舌剑客黄少天”。

“队长,你最好也别上,你的词很可能就是‘手残也能吊打你的喻文州’。”黄少天又对喻文州咬耳朵。

喻文州微微笑道:“不会的。”

只听主持人又喊:“下一位,霸图战队队长,拳皇大漠孤烟的操作者,霸气到让人腿软的,韩文清!”

叶修在后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通过麦克风清晰地传遍了整个会场。

整个会场都跟着叶修的声音笑了起来。就连台上本来郁闷的张佳乐都咧开嘴了。

“哦哦,老韩脸色真可怕。果然让人腿软。”方士谦看看韩文清,装模作样地在自己座位上缩起来。

韩文清绷着脸上台,拿过话筒,沉着声音道:“大家好,我是韩文清。”

哼,男朋友居然敢笑话我,晚上就让他笑个够。韩文清在心里的小本本上刷刷写上几条对男朋友的小惩罚。

最后一位,主持人在那里卖关子。“还有一位,大家猜猜是谁吧?”

“王杰希!王杰希!杰西卡!——”

“周泽楷!帅楷楷!”

“方神!——”

“肯定是黄少天!黄少!”

黄少天偷偷冲观众席做鬼脸。

“最后一位,微草战队队长,魔术师王不留行的操作者,被选召的马猴烧酒,王杰希!”

“哈哈哈哈哈哈——妈诶马猴烧酒。主持人说得对!”不少老选手都笑得差点从座位上摔下去。

王杰希无奈地摇摇头,走上台去。

“好了好了,只是跟几位大神开个小玩笑。请大家不要介意。”主持人把被票选出来的所有人并叶修的黑影投影都请上了台,几人在舞台上一字排开。

主持人道:“在观众提问之前,我们先问问几位大神现在是什么心情。”

“张佳乐队长,请问你现在紧张吗?”主持人先问东道主。

张佳乐疑惑道:“我有什么好紧张的?”

“这是我们第一次出现这样的环节嘛。那既然不紧张,请问您现在是什么心情呢?”

“也没什么心情啊。哦,我就挺想打那个写你台词的人。”张佳乐突然主动从主持人手里拿过麦克风,“让他一会儿散场别跑,我让他知道知道烟花到底为什么会炸!”

“哇噢噢噢噢——张佳乐/张队霸气!”观众们起哄,“让他知道繁花血景为什么那样炫!——”

主持人轻咳两声:“哈哈好的好的。后台听到了吗?压住那个想跑的,别让他溜了。”

“那么我们再来问问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的叶秋队长吧!”主持人像模像样地把话筒递到大屏幕上黑影的嘴边。

“请问叶神,这是不是您第一次公开说话?”

叶修呵呵笑:“主持人你记错了吧。我每年全明星周末都有说话啊。”

呵呵,和来挑战的新秀客套一句“加油”也算说话吗?……主持人觉得自己都要给叶秋逗笑了。


-------

老叶:韩啾啾

老韩:(叶啾啾)(算了还是别和男朋友一般幼稚见识了)


今天实验室忙晕了,晚上先眯了一会儿才起来写_(:з」∠)_ 所以就迟了。

周二的部分也都补上了。开心,又回到计划内的进度了(^-^)V

评论(7)
热度(97)

© 闲云雅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