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云雅鹤

永久buff: 更新随心
(以前的文在主博)

爱老叶爱爱爱爱到爆炸

全职杂食
叶不羞/杰西卡/韩文清
叶修中心/韩叶/王叶/叶橙
(我知道上面有一个画风不一样的...
笑点脱离群众

头像取自好方太太

【韩叶】我脑子可能有病 27

27 相杀?相爱?(3)


叶修拉着韩文清出门,韩文清上下打量他一通,疑惑道:“你声音怎么回事?”

叶修咳嗽一声,“没怎么啊。”

“听起来怪怪的。”韩文清皱着眉,看他又想点烟,连忙伸出双手握住了他的手。

“诶诶诶,干嘛呢,耍流氓啊?”叶修抽了抽手,没抽出来。

韩文清握住了不撒手,“嗯。”

都九辈子没见了,还不准我握握男朋友的手吗?

韩文清就这么抓着叶修的手,两个人在角落里靠了一会儿,随便说了点有的没的。

叶修咂咂嘴,两只手都被抓住了,完全没办法点烟……

“嘴馋,想吸烟。”叶修冲韩文清道。

烟烟烟,整天就知道抽烟!

“没烟,吸我!”韩文清恶狠狠道,低头在叶修嘴上狠狠吸了一下。

叶修给他搞得一愣,刚想说话,却蓦地先打了个喷嚏。满嘴的调笑都给打没了。

“阿嚏。阿嚏。阿嚏。”一个不够,又连打了三个。

韩文清定定地看着他,笃定道:“你肯定是感冒了。”

“是什么人想我呢。”叶修声音确实有点瓮声瓮气的,他抬起脸,“老韩你给我揉揉鼻子。”

韩文清给他揉了揉,又问他:“温差太大冻着了吧?”

叶修矢口否认,“放心吧。哥都多少年没生过病了。”

他看看时间,道:“新秀挑战赛是不是快开始了?该回去了。”


他们两个回去的时候,正碰上一群职业选手乱哄哄地从各自休息室出来,往场内的选手席上去。

叶修是不用去选手席,他可是每年给联盟交罚款的人。他要去的是后台,那里有一台电脑,他可以随便玩。如果有需要的话,再用那台电脑连接前台就好了。

韩文清则跟着霸图队员们一起去选手席。

蓝雨的黄少天眼尖,一眼看到刚出现就打算偷偷溜走的叶修。

黄少天大叫:“叶秋!又偷溜!被我逮到了吧!你今年都去了哪几个休息室啊?快说快说,我下了注的。”

叶修双手解放,施施然点起一支烟,懒散道:“哎哟,这不是刚出道一年就让联盟改了规则的黄少天嘛!少天儿啊,你怎么看待‘死人不能说话’这个新规则?”

“呸呸呸。‘死人不能说话’这个规则根本不是因为我改的好吗!我死后……呸不是,我才没死!”

叶修深深吸了一口烟,觉得整个人都焕发了新生。韩文清见到此景,皱了皱眉。

督促男朋友戒烟,迫在眉睫了!

“你刚刚说什么来着?下注?”叶修又问。

黄少天脱离队伍蹦过来,其他几个感兴趣的也都来了。

“你今年没出去逛逛吗?不可能啊。就算没来我们蓝雨,也去别家了吧?”

“没去蓝雨啊。哎我押的蓝雨诶!”有人叹气。

“也没来百花。”有百花的队员主动爆料。

黄少天气道:“你居然没去百花!东道主的休息室你都不去一下吗?懂不懂礼貌啊老叶!”

“哦,你押的百花啊?”叶修斜睨着他。

“嘁。”黄少天做了一个倒霉的表情,“那你说啊,你都去哪儿了啊?”

叶修指指霸图那边。

“不是吧?你就去了霸图一家啊?”不说黄少天,大家都吃了一惊。

叶修点点头。

刚来霸图就和我出去约会了,除了我,谁也别想占用我男朋友的空余时间。

韩文清远远地听着这边的话,心里很得意。

“怎么样?是不是庄家通杀了?”叶修悠悠道。

“输了输了。叶神不按套路出牌啊。”

“我看庄家就是你吧老叶!”黄少天恍然大悟,“你故意开个小赌局,然后自己又不去!”

叶修否认道:“哥哪儿有那个功夫。”

“幸好我只压了两百块。”有人庆幸。

“我艸,玩战术的心太脏了。我刚刚才发现庄家是喻文州和肖时钦。”

“雷霆有穷到这个地步吗?赚我们的赌钱?”

肖时钦哭笑不得地转过来,“诸位前辈,不要当着面就埋汰我啊。”

“嘿嘿,哪儿有当着你面啊,这不是对着你背影吗?”那几个选手拍拍肖时钦。

方士谦一把搂过叶修的肩,“我说老叶,你对霸图也爱得太深沉了吧?我也押了百花,五百,你赔我。”

“去去去,一边玩儿去。你先让那个跑路的郭明宇把钱还我再说。”叶修把他的手挥下去。

“祝你们外面坐得开心啊,哥玩游戏去咯~”叶修欢快地转身,打算进后台。

选手们一蜂拥往前台去,韩文清横跨一步拦住叶修。

叶修冲他咧嘴。

韩文清眼疾手快把烟盒从叶修兜里掏了出来。

“我去老韩你这个身手可以啊。”叶修震惊了。

韩文清抛抛烟盒,随手塞进自己裤子口袋里,道:“没收了。”

不等叶修反抗,他又往后台游戏室瞧了瞧,问道:“里面有没有空调?”

叶修探头进去感受了一下,“好像没装。”

韩文清于是把外套脱下来给他,“别感冒了。”

叶修确实觉得没那么暖和,“那你呢?”虽然很奇怪,他还是把韩文清的霸图外套套到自己的嘉世外套外面,居然大小刚刚好。

韩文清道:“q市晚上也冷,习惯了。而且外面应该有空调。”

叶修摸摸他的脸,“我一会儿让沐橙给你拿点儿面霜?吹空调很干。”

“不用了,新杰估计有,他怕干。”韩文清又叮嘱叶修,“你注意点,别感冒了。声音听起来不太对劲。”

叶修摆摆手,推他去前台。“知道了,韩妈妈!快去选手席吧。”


嘴上说着不会感冒,但叶修坐在后台的时候还是感觉越来越冷,打了好几个大喷嚏,脑袋也渐渐昏沉起来。

他拿舌尖抵住舌下的系带感受了一下。

好像真的有点低烧起来了。这下糟了,一会儿要是被挑战却精神恍惚输了,事情就真大发了。陶轩估计得气晕过去。他有些头昏脑涨地想。

幸好晚上的新秀挑战赛并没有什么爆点。挑战赛不过是个形式化的你好我好大家好的类指导赛,今晚既没有发生第一届时被人连挑七场的奇葩事,那些受人瞩目的一年生二年生们也没有出来作妖。

比如周泽楷和方锐,根本就没有报名挑战赛。

原本联盟那边打算和轮回合作推周泽楷上位,但周泽楷本人并没有与荣耀第一人叶秋争锋的意思,况且现在轮回成绩也不好,冯主席第一时间驳回了宣传部的这个提议。叶秋是招牌,周泽楷也是招牌,没必要为了一个招牌,就砸自己另一个招牌,即使这个老招牌太让人头疼。

还有第四赛季出道的那群人,他们自己就才华横溢,各自在自己的职业角色上登顶一览众山小,同职业的前辈们真没哪个能指导他们了。一个个都缩在自己位置上,没去凑这个热闹。

真要说本届挑战赛的爆点,大概只有两场一年级生挑战二年级生的比赛了。一年,二年,都在新秀行列,这样的挑战,也可以被认为是对二年级生极大的肯定。

一个是喻文州,被一个小战队刚出道的术士新人挑战了。那个术士新人手速倒是完爆喻文州,但是战术和战局解读上就差了一大截。他态度恭恭敬敬,喻文州自然也不会给他没脸,两人打了一场名副其实的表演赛。

还有一场是霸图的新人白言飞,角色是元素法师罗塔,挑战烟雨队长楚云秀。两位虽然都是元素法师,但烟雨的作战风格和霸图差距很大,观众收获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元素法师德比,见识到了元素法师完全相反的两种打法。过程惊心动魄,结局不出意外,当然也是楚云秀的风城烟雨以微弱的残留血线获胜。

但白言飞的表现不可谓不好,刚出道的他,给所有霸图粉丝都吃了一颗定心丸。霸图这一届的新人水平很好。


等晚上的新秀挑战赛结束,韩文清第一时间去找叶修。

一见面,韩文清就察觉了不对,问他:“是不是不舒服?真冻着了?”

叶修头疼地揉揉额角,“好像是有点。”

“你先跟嘉世回酒店,我找新杰给你拿点药。”韩文清二话不说打电话通知苏沐橙,随后又打给张新杰。

叶修失笑:“张新杰还真是个牧师啊?”

韩文清瞪他一眼,“坐好。”

又道:“出门在外,新杰一向准备得很齐全。”

韩文清动作很快,他拿着药来的时候,叶修正瘫在酒店房间的大床上,头疼欲裂。

k市的物价不甚高,百花战队非常厚道,给每个职业选手都安排了单人大床房,基本上两个战队一层楼,整个酒店都被包下来了,容纳一个职业联盟不是问题。正巧,嘉世和霸图作为联盟内两支老前辈队伍,被安排在一层楼。韩文清在这里走廊走动走动也不会有人意外。

“把药吃了。”

叶修乖乖点头,爬起来走到桌边,就着韩文清递过来的水杯把感冒药吞了。

韩文清又去摸他额头,“好像有点烫。”

叶修拨开他的手,微一踮脚把自己额头贴上韩文清额头,道:“你测错了,应该这样。是不是没烫?”

“你没吃错药吧?”韩文清斜着眼睛把感冒药翻来覆去地看,疑惑道。

叶修拿额头轻轻蹭他:“不是你给我吃的吗?”

韩文清摸摸下巴,“不对,你吃的不是感冒药。”

“嗯?”叶修大概真有点发烧,眼神都有点晃起来了。

“我看你吃的不是感冒药,是萌韩药。”韩文清绷着脸道。

为什么生病了的男朋友这么萌???果然是药吃错了吧!新杰坑我!

“蒙汗药?什么蒙汗药?”叶修歪头去看韩文清手上的药。

不是蒙汗药,是萌韩药。你就是萌韩药。韩文清面无表情地想。

“呃咳,没什么。你去休息吧。早点睡,捂身汗出来明天就好了。”韩文清咳嗽两声,抱叶修去躺下。

等叶修睡熟了,韩文清又给他擦了擦额角的冷汗,掖了掖被角,才回自己房间去。


-----

老叶:(病了,委屈)

老韩:(啰里啰嗦)

老叶:(我天,男朋友简直是个老太太)韩妈妈!


一个严肃的胡说八道:

萌韩药——专门用来萌倒韩文清的药。目前只有叶修吃过,其他人吃可能会迸发副作用。比如钱包莫名其妙没了,蚂蚁花呗突然高额负债等。




周二没更,补了一半在这一章里,所以这一章特别长。本来萌韩药的情节是下一章的_(:з」∠)_

还有一半明天或者周末补上


评论(13)
热度(92)

© 闲云雅鹤 | Powered by LOFTER